重生之平庸
小說推薦重生之平庸
“赵彬丞,你别乱说,陈少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赶紧道歉!”何颖有点急了,陈少的手段她是知道的,非常残忍。
影視世界旅行家 昨夜大雨
“陈少,我替我朋友说一声对不起!”何颖又向陈少道歉。
“晚了,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这样挑衅我了!上次那个挑衅我的人,坟头已经长了半人深的草了!”陈少笑容满面,只是眼神看着赵彬丞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看情况陈少杀了不少人啊?还是佩服的,怎么的,你今天还想杀我?”赵彬丞笑道。
“小子,折损在陈少手中的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你就自认倒霉吧!”
“敢和陈少叫板,分分钟弄死了!”
“我们的能量不是你一个穷小子能够理解的,我们活在不同的世界,我每个月生活费都是百万以上的,交往都是有身份的人!”
“小子,跪地求饶吧!陈少也许能够放你一条生路。”
荒蛋島奇幻歷險記
“接触不应该接触的人,就是原罪,当然最主要是你没权没钱,这是根本的原罪!”
陈少身边一帮人,叫嚣的很厉害,不过可以看出来,这帮人是以陈少为首的。
陈意涵见一帮人剑拔弩张,她稍微向后退了一点,这些人是她刚刚认识的,还没有多少交情,而且她并不喜欢这种人,只是母亲只让自己和这些人来往。
赵彬丞也注意到了陈意涵,一袭白衣,冷冷清清的很是漂亮,从进门开始,这个女孩并没有讲什么话,只是听着。
“陈哥,他真是我朋友,当然是普通的朋友,他帮过我一点小忙,我才请他吃一顿饭而已,没有必要这样的,你们这样很让我没有面子的!”何颖都快急哭了,声音中充满了委屈。
“颖儿,你怎么还维护他,他和你吃饭肯定不安好心,被我们识破后,还言语攻击陈少,这样的人就该死!颖儿你过来!”
陈甜甜一边说话,一边伸手拉何颖到自己的身边。
“小子,五分钟到了,你该死了!”陈少看看手上带的几百万的名表,说道。
赵彬丞见真的脱不开身了,伸手在口袋中按了一下求救信号器。
戰國奇緣
重生網王之夏末止步 秋小落
只是军子还没到来的时候,陈少上前伸手甩了赵彬丞一巴掌,赵彬丞当然不会默默承受,他伸手当了一下,没有让陈少打到自己。
“小子,你找死,还敢还手!”
陈少身边是有两个保镖的,见赵彬丞阻挡,两个人冲了过来,踹了赵彬丞一脚,赵彬丞没有躲过,又退了好几步。
“弄死了,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野蛮人!”
“打死他!让他跪地求饶!”
“…”
一帮富二代很是兴奋!
帶著超市去末世 三舍堂
“别动手,别动手!”何颖有些急了,却也无可奈何,她被陈甜甜死死的拉住。
陈少的保镖准备再次动手的时候,军子带着七八个人冲了上来,二话不说,掏出腰中的甩棍,一阵狂打,也不分谁是谁,见人就打。
“你们踏马的是谁啊?老子是如意集团少总,哎,哎,卧槽,疼死我拉!…”
“别打,别打,我是扬子江集团的总经理,别打,别打,啊,杀人啦!杀人啦…”
“别打,我只是看热闹的,我只是看热闹的啊!我是女的,你们怎么的女的也打!…啊啊!”
陈少倒是很坚强,牙都打掉了也没有叫嚣。
十几分钟后,除了躲的远远的陈意涵与何颖,别人都躺在地上,哀嚎大叫。
“老板!”军子手中提着血染的棒球棍,靠近赵彬丞,“你先走,出事我先担着!”
霸上流氓男
赵彬丞摇摇头,如果自己走了,以后军子他们不会用命保护自己了,这帮人可不是一般人,他们的能量很大的,他们的父辈能量更大,如果只留着军子他们,估计真能被玩死。
“老板,赶紧走!别管我,他们都走,我一个人留下就行!”军子见赵彬丞不肯走,有点急了。
赵彬丞对他们真的很好,安排房子,安排家属工作,安排小孩上学,安排老人看病,给的工资也高,现在到了他们该拼命的时候,军子他们当然不会后退。
極品桃花運
“你走了,还能想办法让我出来的,老板,赶紧走吧!”军子挥挥手,让身后几个人准备架着老板离开。
“来不及了!”赵彬丞摇摇头,远处的警报声大作。
“既然是这样,再打!”赵彬丞给军子示意继续。
军子几个人狼性上来了,提着手中的棒球棍,挨个打了起来。
何颖吓傻了,陈意涵吓傻了,呆呆的看着,睁大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陈少已经被打的意识模糊了,满身是血。
军子很专业,把棒球棍的指纹擦的干干净净的,让后嫁祸于陈少他们,把棒球棍塞在陈少几个人手中,还拿出手机拍摄了一通。
赵彬丞当然也不会傻傻的呆着,地上全是血,所以故意弄的全身是血,然后躺了下来。
國民老公帶回家 葉非夜
军子他们也学着赵彬丞,躺了下来,现场只剩下吓傻的陈意涵与何颖,留在角落瑟瑟发抖。
军子他们刚刚躺下,冲进来一伙人,举着家伙,大叫:“举起手来!”
结果傻眼了,躺了一地。

省人民医院急救室,二十来人哀嚎,填满了整个急救室。
“我不管,无论是谁打我的儿子,我都让他牢底坐穿!”
“对,我闺女也敢动,想死了!老子成全他!”
“给马领导打电话,施压,必须让他们付出沉重的代价!”
急救室门口,一帮西装革履的男人和一帮贵妇,脸色很难看,他们的儿子或者女儿现在正在里面鬼哭狼嚎的,让他们心疼的厉害。
不过有公家人守在急诊门口,所以他们冲不进去,否则后果更加的严重。
赵彬丞和军子也躺在急救室,不过和陈少他们相比,赵彬丞和军子几个人身边并没有医生,因为经过简单的检查,发现赵彬丞军子几个人虽然浑身是血,但是没有什么伤,不像那几个鬼哭狼嚎的家伙,浑身是伤,还有两个人腿都断了,满身是伤。
“老板,给陈总打电话没有!”军子轻声询问道,因为身边有公务人员,不敢大声。
赵彬丞点点头,说道:“律师马上来了,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