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鬼才
小說推薦天降鬼才
广家斋的轻功十分厉害,轻功、不仅仅体现在跑路方面。
好轻功,通常指的是身法迅捷,出招时快、准、狠,拳脚残影连绵不断,俗称为,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快!才是轻功的基准。
莫念夕自告奋勇,要和广家斋的家主单挑,就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武功能比广墨言更快、更迅敏,所以才拍着大胸向周兴云保证,她有十成把握,以一己之力挡下广墨言。
可惜,现实太骨感,莫念夕踌躇满志的找上广墨言,两人拼了不到十招,她就发现自己打不过对方。
于是乎,莫念夕谨遵教诲,好女不与恶男斗,打不过她就跑呗,虽然抱头鼠窜有点狼狈,但总比滚在地上吃土好。
“给我站住!”广墨言好气啊!
讲道理,广家斋的轻功,本该是天下之最,本该是无人能及,莫念夕本该逃不出广墨言的手掌心。
但是,莫念夕奇异的武功,完全不讲道理,让广墨言全力奔赴追了半天,硬是抓不住在他眼皮底上蹿下跳的黑衣女子。
“有本事来打我哟!”莫念夕半弯着腰,一手叉腰,十分可爱的朝广墨言做鬼脸、吐舌头。
吟詠風歌
打不过又如何?大妮子的精神胜利法,已经完虐广墨言,把他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黑发妮子没大没小,目无尊长的嘲讽嬉笑,顿时气得广墨言横眉瞪眼,闪身移形换位,顷刻间来到莫念夕跟前。
只是,广墨言高举拳头,奋力朝莫念夕打去时,这人竟遁入人影不知去向。
遁入人影!就是那么匪夷所思!就是那么不讲道理!
广墨言的轻功再犀利,也快不过会瞬间转移的莫念夕。
“咧,我在这边哟。”
上一刻,莫念夕遁入了人影,下一刻,莫念夕就从侧旁的树影中钻出来,并洋洋得意的挑衅广墨言。
然而,不等黑发少女嬉笑半秒,残像腿影破风袭来。
广墨言电光火石的飞起一脚,吓得莫念夕赶紧缩回树影里。
啪啦一声断裂,十米大树轰然倒塌。
重生之凈化空間 可愛肉雞蛋
广墨言蓄势一脚,将魁梧的大树踢成两截。
“给我出来!”广墨言原本以为,莫念夕躲在树后或者树干里,直到大树倒塌后,他才发现不是这样。
“出来就出来。”莫念夕不知怎么滴,竟然跑到另一端去了。
广墨言实在看不懂,莫念夕究竟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能在物体的影子中反复横跳。
在一开始的时候,莫念夕玩的很愉快,广墨言根本摸不准她的路数,被她耍得团团转。
殺手先生娶我吧
只可惜,好景不常在,广墨言很快就发现制衡莫念夕的办法……
两人在混乱的战场上,你追我躲好一阵。
当广墨言发现莫念夕,再次利用诡异的秘法,遁入地上的影子,穿梭到别处的时候。
广墨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集中十二分精神,探测四周局面。
莫念夕遁入暗影,一转眼,她瞬移到了袁海松身后。
俗话说得好,常在河边走
,哪有不湿鞋。
就在莫念夕兴冲冲的冒出来,想接着嘲讽广墨言时。
正与彭长老激战的袁海松,忽地回过头,朝前方打出一击排云掌。
莫念夕万万没有想到,袁海松后脑勺长眼睛,这都能发现她。
始料未及之下,莫念夕被后方袭来的掌劲击中,‘唉呜’一声悲泣,身不由己的往前扑倒。
袁海松为什么会知道,莫念夕出现在他身后?
很简单,莫念夕一直在战场上溜来溜去,广墨言抓不到她,只好传音入密,让袁海松、尚一文、裘震西、段琼等人留个心,听他指示出手。
莫念夕为了牵制广墨言,通俗的说,就是拉仇恨,为了拉住广墨言的仇恨,不让他去骚扰其他人战斗,莫念夕每次从暗影中窜出来,都会挑衅广墨言几句,而后才继续遁逃。
就在刚才,莫念夕又一次跳出来,准备对广墨言说点什么时,袁海松便收到广墨言的指示,不假思索,猛地朝身后拍出一掌。
掌劲形成风浪呼啸涌出,位于袁海松身后五米的莫念夕,尚未来得及开口嘲讽广墨言,就被掌劲击中,悲催的扑了一跤。
紧接着,不等莫念夕爬起来,广墨言飞身而至,高抬贵脚往下踩,把想撑起身的莫念夕,狠狠地踩趴在地上。
就在莫念夕险象环生之际,一条链鞭穿过人群,蓦地捆住她脚裸。
眼看广墨言狠狠落脚,维夙遥猛力拉扯链鞭,硬生生的把莫念夕从鬼门关拉扯出来。
虽说莫念夕此时有点狼狈,贴地拖行三米远,灰头土脸很不滋味,可总体而言,要比挨广墨言踩一脚舒服。
广墨言一脚踩空,不由迁怒瞪了维夙遥一眼。
莫念夕一直丢嘲讽技能,广墨言已经忍她很久了,眼看能狠狠教训一下不识天高地厚的小妮子,结果维夙遥出手坏了他好事。
关髯究竟在搞什么?怎么连一个水仙阁弟子都盯不紧。
广墨言颇感不满,堂堂关家堡家主,竟然镇不住维夙遥,这太不走心了。
大反派之逆襲
维夙遥在周兴云的帮助下,与关髯拉开了战斗距离。吃过一次亏的维夙遥,利用链鞭进行佯攻,不再靠近关髯。
当莫念夕不慎摔倒,维夙遥见势不妙,立刻甩出手中链鞭,捆住黑发少女脚裸,将她往后拉。
维夙遥为救莫念夕脱困,攻势停滞,关髯便抓住机会,再次奔驰逼近维夙遥,与之展开白刃战。
不过,就在关髯冲到维夙遥身前时,一道箭芒穿云射日,逼停了关髯。
关髯回首望向‘汐雨关’,只见一位身材丰腴窈窕,神韵千娇百媚,姿色沉鱼落雁的绝代美人,手握凰纹长弓,亭亭玉立箭楼,衣襟随风飘舞,秀发如丝缠腰,翘首俯瞰战地,英姿柔媚天下。
嫡女貴妻
“慕家箭!”关髯面露诧异,似乎没有料到,刚才逼停自己,射出鬼斧神工一箭的慕家箭传人,竟是个绝代尤物。
慕雅位于‘汐雨关’高墙后的箭楼,指挥云霓炎姬军,远程掩护前沿奋战的友军。
维夙遥在慕雅的帮助下,再次与关髯拉开距离,形成僵持战局。
另一边,广墨言不依不饶,再次飞起一脚,朝刚爬起身的莫
念夕蹬去。
只不过,此时的莫念夕已经缓过一口气,规避广墨言的攻击不成问题,更何况,伊莎蓓尔还赶了过来,凌空一掌击出冰魄,迫使广墨言不得不变招,扭转身躯连环扫腿,噼噼啪啪的将冰魄踢碎。
广墨言七段扫腿,十六击快速弹腿,又快又准,将飞袭而来的冰魄尽数踢碎。
然而,当广墨言踢碎冰魄,化解伊莎蓓尔的攻势后,他不但没有舒口气,眉头反而皱成一个川字。
伊莎蓓尔和段琼交手时,没能起到作用的寒冰功效,在广墨言身上,却发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广墨言踢碎冰魄,整个小腿雪霜蔓延,不消片刻功夫,竟结成冰块。
伊莎蓓尔看见此景,她那鲜血般红艳的朱唇,微微翘起了仰角。
“莫姑娘,对付此人,我一个就足以。”
“好的,谢谢哦……”莫念夕犹豫的看着伊莎蓓尔,心存感激的同时,也有点担心的提醒:“那个人轻功很好,你要小心。”
“我知道。”伊莎蓓尔是个相对保守的人,没有十足把握,她不会轻易放出豪言,此时她敢夸下海口,只能说明,她确实有办法独自应付广墨言。
“好大的口气。”广墨言右脚猛一跺地,将包裹在小腿上的冰块震碎,随即纵身一跃无影脚,蹬蹬蹬蹬蹬蹬,连环飞踢踹向前方的伊莎蓓尔和莫念夕。
莫念夕见状拔腿就跑,转去隔壁战场,协助娆月和宁香夷。
伊莎蓓尔都放话,要一个人对付广墨言,黑发少女自然不想扫她兴。
再说了,莫念夕很讨厌广墨言……
为什么?打不过啊!莫念夕打不过广墨言,自然就讨厌他了。你比我厉害,所以我讨厌你,多么单纯地道理。
广墨言凌空飞脚,在半空中猛地蹬腿,腿影残像宛如疾风化作的雨沐,踢出一道道气弹,铺天盖地的冲向伊莎蓓尔。
伊莎蓓尔化拳为掌,凝气心游、寒劲上手,白茫茫、雪苍苍,冰川双龙盘缠共舞,举手间龙腾虎啸,济出双掌,冰霜苍龙合二为一,双龙戏珠势不可挡。
惡魔花美男:饒了你?沒門兒 霜霜
漫天腿影踢出一道道气弹,形同枪林弹雨俯冲坠下。
双掌盘活冰川双龙,凝合一体化作龙翔,直冲九霄凌云。
卿本佳人
索愛成婚之帝少寵妻無度
眨眼间,冰霜飞龙吞没漫天气弹,最终爆体震散,使炎日之下白茫苍苍,寒雾弥漫四溢。
全能世界架構師
就在这时,电光朝露一刹那,广墨言身影冲出白芒寒雾,脚劈泰山震大地,流星一击穿云肠。
伊莎蓓尔双掌打出的冰霜苍龙,并不能阻挡广墨言的攻势,当他踢出的腿劲气弹,将冰霜苍龙粉碎后,广墨言便贯穿寒雾直下,蓄力一击踹向伊莎蓓尔。
強娶嫡女—陰毒醜妃 星幾木
只不过,广墨言很快就发现,他无法按照心中计划,完成蓄力一击。
因为广墨言贯穿寒雾之后,出了点状况,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冰。
一眨眼功夫,冰霜从脚尖开始蔓延,到腿部、到腰部、到胸前、到脖子……
广墨言电光一脚俯冲而下,尚未碰及伊莎蓓尔,他就在半空中凝结成冰。
最终,广墨言不得不气走丹田,仰天大喝一声,施展爆气震散包裹身躯的寒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