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戰新夢
小說推薦戀戰新夢
即视感一般。
就感觉身上突然一疼被什么咬了。结果感觉应该醒的时候就没醒。再醒来睁眼居然不是在rose家,而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可是又很熟悉。好像是,病房?!
“唔~”
颜煌皱眉思索着,想伸手发现输液呢。
美漫大怪獸
趴在床边一个身影咕哝一声,揉揉眼睛坐起,惊喜看着颜煌:“社长nim您醒了?!”
颜煌有点渴:“我……咳。”
玄幻筆記
Rose赶忙给他倒水,颜煌喝了一口,浑身有点发麻。
“什么情况?”
Rose有些自责,咬着嘴唇没说话。
突然门打开,朱团和刘悦进来,两人都表情怪异,甚至有点纠结。
“我怎么了?”
颜煌看着两人。
朱团和刘悦面面相觑,捂着脸坐在一边很是无奈。
“到底怎么了?!”
文娛萬歲 我最白
颜煌皱眉,却有点无力。还咳嗽起来。
“你……你被蜘蛛咬了。”
“什么?!”
Rose告诉颜煌,颜煌愣住,惊讶开口:“我说有点疼……不过不至于住院吧?!这是病房吗?”
Rose开口:“奥克兰不像澳大利亚,那里有各种蛇虫鼠蚁。这里没有蛇也没有狼,但是有很多种类的蜘蛛,经常爬进房间内。我们会定期做除虫处理,可是也会有意外……”
“意思就是你又生病了。”
朱团哭笑不得打断看着韩为:“你又……我靠。”
遇到野人老公 夏染雪
朱团自己都说不下去,颜煌也有点怪异情绪:“几次了?”
朱团无力看着他:“巴黎水土不服,泰国伤寒,想到来这没这么巧吧?结果是没病,被蜘蛛咬了中毒进医院。”
Rose显然也是在他昏迷的时候知道这个情况了,自责低头。
甚至哭出来。
“你们先滚出去。”
颜煌指着朱团:“笑你妹笑。”
朱团看rose哭了,劝着开口:“rose,不用自责。信我的话,他绝对是活该。跟你没有关系。”
“滚!”
颜煌指着两人,刘悦呵呵笑,拉着朱团出去了。
颜煌看着低头落泪的rose:“哭什么?”
Rose哽咽:“对不起。是我非得让你过来,而且还不是生病,居然是被蜘蛛咬了。不该这样的……”
颜煌恩了一声:“你爸妈呢?”
Rose抬头擦擦眼泪:“他们在家。今天看护一天,医生说可能明天醒,我让他们回去了。”
颜煌想了想:“你是想好好招待我吗?”
Rose点头:“当然。”
颜煌开口:“你爸妈有工作,该上班上班,该干什么干什么。你知道我这样也让人家负担,你清楚我性格不喜欢这种束缚和不自在。让他们不要来好吗?奥克兰我就和你一个人熟,行吧?”
“好!!”
Rose有点不适应,社长nim对自己这么看重,甚至让她一个人照顾他,也才想起他来到人生地不熟的这里就是因为她而已。
“我给他们打电话。”
颜煌恩了一声:“然后回来陪护。我看这病房也不错。我现在不想看到朱团和刘悦,你出去顺便和他们说一声滚远点。”
“噗。”
Rose破涕为笑,起身开口:“我知道了。”
出去大概半个小时,包括医生都进来查看一下。Rose却一直没见,包括朱团和刘悦也没进来。
颜煌不知道什么情况,等rose再进来的时候,拿了一大堆东西,吃喝用度还有包括他的行李箱都在。
“这是干什么?”
颜煌询问。
Rose开口:“这个特殊病房的区域,是私人医院。我爸爸的同学开办的。我已经包下来这一层,之后你就当是在这里休养。而我爸妈也说了,不会过来影响你。也让我替他们说声抱歉。”
“我不是不想看到他们的意思。”
颜煌开口:“你别搞得好像……”
“他们知道。”
Rose解释:“他们也自责。泰国还有巴黎都是旅游胜地,可是奥克兰在南半球还比较偏僻,按理说不该叫你来。可你还是来了,却出了这样的事。已经不知道怎么招待你,那就是你提什么要求都满足。”
颜煌点头:“那就好了。”
示意rose:“这一层都被包了?”
Rose答应着:“是……你要下床?”
颜煌开口:“扶我走一走。”
Rose扶着颜煌起身,来到走廊发现真的几乎没人。会有医生和护士。
颜煌倒是挺放松的:“异国他乡,还有点怕生。第一次在医院可以好像自己家似的。”
Rose抱歉:“对不起,是我……”
“哎呀你行了。”
颜煌不耐打断:“对我抱歉你还不配。”
“ye~”
錯亂的革命之軸腦中地獄 群兔殺鷹
Rose撇嘴笑,随即询问:“朱团xi说您在巴黎还有泰国都……”
颜煌叹息,随即也笑了:“这一次你们组合成员的访问旅行我真的是……”
Rose开口:“为什么这么巧?巴黎水土不服还食物中毒,泰国伤寒,到我这居然又被蜘蛛咬。”
颜煌沉默片刻,看着rose:“你知道朱团为什么笑吗?”
Rose摇头:“觉得太巧了?”
颜煌开口:“那不至于笑,不然我打死他。”
“呵~”
Rose反而笑出来。
颜煌和她往回走,洗漱上厕所之类的,随即出来担心看着rose:“我说。医院里不会再有蜘蛛爬出来吧?我不是多怕这种东西,关键谁会喜欢呢你说是吧?”
Rose一愣,赶忙开口:“绝对不会。我保证!”
随即示意颜煌:“我陪护!咬也是先咬我。”
颜煌一怔,看着她严肃的样子,笑着揉揉她的头发:“最好谁也别咬是吧?”
Rose也笑着点头,扶着他躺回病床。
絕品少年高手 胭脂熊
颜煌三个地方三种病,三种感受。
異界之聖
水土不服和食物中毒是头疼拉肚子还有点虚脱。
伤寒就不用说了,浑身没劲。
此刻身体不难受也不是没劲虚脱,有点麻痹。估计是毒素的作用。
“灯调暗点。”
颜煌看着灯:“昏黄最好有点气氛那种。”
Rose调着灯,不解看着颜煌:“要什么气氛?”
颜煌挑挑眉毛:“暧.昧的气氛。”
Rose抱怨:“什么啊。”
颜煌瞪眼:“不是你说的吗?我和她们三个都特别,就和你疏远,对你不看重。”
Rose嘀咕:“我也没那个意思。”
千金歸來 寶天
不过还是把灯光调好。
坐在一边。
颜煌皱眉掀开被子:“上来。”
“哈?!”
Rose下意识后退:“这……”
颜煌面无表情:“没诚意是吧?而且你离我那么远,怎么让蜘蛛先咬你再咬我?你这不还是把我往蜘蛛嘴里送吗?”
Rose踟躇。
“快点!”
颜煌示意:“上来我告诉你疏远你忽略你的秘密。”
拳壇神話
Rose可能就需要个台阶?
听到这个理由,也就放弃纠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