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苏礼和海棠玩得不亦乐乎,苏礼的信徒们只觉得好像信了一个假的神,这阵子有些太活跃了啊。
而且苏礼的那些‘解题思路’有很多着实是令人哭笑不得,以至于他的信徒数量……嗯,更多也更坚定了。
这么可爱的神灵,当然要由我们来守护祂的笑容啊……许多信徒都生出了一些光荣的使命感。
海棠在苏礼这里真的是享受到了从未体验过的趣味,她一直将自己的神职与神位看做是很重要的工具,在信徒面前也必须要维持庄严的形象。却从没有想过该怎么和信徒玩耍……这种逗信徒玩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而且吧,她觉得苏礼的这些信徒也真是有够奇怪的,怎么被自己的神灵那样调侃反而还都很高兴的样子呢?
想不明白,但还是很有趣啊……
而在苏礼和海棠玩耍的时候,他也没忘了进行一些事务上的处理。
首先最重要的当然是剑崖教针对乾荒大教势力的清理。如今剑崖教的讨伐者们已经打到了北魏那里……北魏作为乾荒大教经营的重点地方,当真是收获颇丰。
而且因为北魏邪道宗门先前对剑宗的作为,使得剑崖教门徒在玄虞子的带领下干脆将那边的邪道宗门也一起给推了……当真是好一场厮杀,已经有修真界大战的样子了。
对于玄虞子这样擅自扩大战事的做法在教内高层中还是很有些不同意见的,尤其是乩剑,他认为这样会使得剑崖教一下子要面对更多的敌人。
只是这种事情苏礼却并没有阻止,反而是鼎力支持。同时派人统治姬正或可伺机而动,北魏修真界的动荡毫无疑问也会影响其朝廷的稳定,说不定姬正可以借此机会多刮一些地皮。
另一方面,他却是又让马非派出人手在西秦安阳城散布谣言,就说是‘秦王自知时日无多,有意让大王子姬永继承大统。’
好嘛,这个消息才被传出来之后甚至都没有推波助澜,自己就一下子传播了开来。
首先是二王子第一个忍不住,直接调集自己掌控的私军以及部分城防军,对那姬永的府邸以及皇宫同时发起攻击。
一开始他的确是差点成功了,但是随后那大王子姬永却很快回过神来,拉拢了最年轻的四王子企图奋力反击。
倒是的确将围攻他府邸的城防军给击退了,但随后却是在皇宫门前又碰了个头破血流。
豪門獨寵之千金冷妻
此种情形三王子也不甘寂寞,带领自己的私军加入了进来帮助自家大哥一起对付已经占据先机的二王子。
可是就在这二王子几乎就要撑不下去的时候,他却又联系了四王子完成了一下致命的反戈一击。
異世之蚩尤傳人
可却没有想到大王子早有准备,这样一次四王子的反戈却是没有起到预料中的作用。还使得如今的四兄弟再也无法相信其中任何一个人,于是干脆四人掌控下的势力就以这秦王宫为战场开始了厮杀混战。
同时四人背后的支持者们也被迫不得不加入进来,为了避免前期投入血本无归的情况,他们只能加大投入,寄希望于自己的支持者能够成功上位。
只是现如今,谁还记得有那僵卧于安阳城中的孤独老者?
苏礼心中玩味着,随后却是忽然间心中一动,然后起了出游的心思。
安阳城如今的乱局真是有趣,他很想要去见识一下这其中流露出来的人性之恶。
想到就行动,他直接拉起肉肠塞进自己的褡裢口袋,然后想了想顺手也将海棠给一起放了进去。
说了要带着她玩的,当然就不能食言。
……
他隐匿了身形展开剑翼在隆冬腊月之际飞向南边。此时安阳城外的安阳河面已经封冻结冰,城外一片万籁俱寂,正是一年中最是凋零的时节。
原本他或许可以停下来稍稍增加一下他对枯荣的感悟,但是现在他却满脑子看热闹的心,隐匿了一切声息来到了这动乱的安阳城内。
真的很热闹啊,四位王子,还有他们各自幕后的人在这一刻都是战做了一团。战场已经不只是局限于皇宫了,整个安阳城都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因为总有一些乱兵想要谋取私利,对那些原本无辜的百姓动手。
高空上,苏礼将这全城的动乱都看入了眼中,也是感受着这座城市中渐渐疯狂起来的气氛。
“他们这是……怎么了?”海棠在苏礼的口袋里露出了一个脑袋,看着下方狂乱的城市呐呐地,有些不知所措。
“人道秩序崩塌了以后的反噬吧。”苏礼看着这些人已经彻底疯狂起来的举动,心中暗叹着解释道:“原本大家都是生活在一个既定的规则与秩序下不敢逾越,这个秩序可以将众人之力团聚,可以令家国强盛。”
“可如今这秩序因为众人心中的贪念而崩塌了,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逾越了原本刻意遵守的规则,将心中最原始的丑陋给释放了出来。”
“这就是人道吗?竟然如此脆弱。”海棠不敢置信地说道……她懂人道,却不知人心。她知人道昌盛的强大,却不知人道崩塌的轻易。
“所以人道也需要不断地进步才能够维持强大,而这个进步的过程,却往往会伴随一些阵痛吧。”苏礼有些隐晦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初戀算個鬼 錦流光
在他看来东洲人道强是强了,但却已经到了一个瓶颈上面。事实上如今的东洲人道,已经有近千年时光没有太多的进展了。
西秦在东洲各国之中是个还算年轻的国家,在苏礼看来,从它开始打破固有的秩序也会相应简单一些吧。
極品寶貝無敵妻 紫雪凝煙
“所以,他们就是代价吧?”海棠将她下巴藏在了苏礼的衣服口袋边缘以下,只露出了上半张脸看着下方被欺凌的平民百姓说道。
她有些心软,但是作为万古长存的神灵,她却并不会因此而生出太多的怜悯。活的时间长了,她对凡人那短暂一生的看法显得非常冷淡。
神灵眼中的凡人或许不会卑微,但却绝对是渺小的。因为往往只是他们打个盹的时间,再转头看向凡间时,便已经是沧海桑田。
苏礼却是没有‘神灵的自觉’吧,他没有回答海棠,只是剑翼震动之间,数不清的剑羽便泼洒而下,解决了那些已经被狂乱所支配的乱兵。
那些被救下的民众却毫无所觉,他们不知所措,也不知该向谁答谢……从不乐于留下神名的苏礼,这一次也依然没有留名。
他一路撒开剑羽,却是直接落入了皇宫之中。
秦宫的外墙已经陷入了一片火海中,而数不清的兵卒正在这里厮杀。如果说外面安阳城中的乱兵肆虐可以看成是秩序崩塌,那么这里就完全是群魔乱舞。
“咦?”苏礼惊呼了一声。
他忽然在这一片混乱的火光中看到了一个快乐欢闹的身影……那是个长着一对尖尖耳朵的男人,他坐在着火的墙头兴奋地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但是那火焰却并不能伤害他分毫。
火光在跳动,这人的背影映照在洁白的宫墙上面分外邪魅妖异,那倒影也在火光的变幻下不停‘舞动’,显示出了其主人的好心情。
“再乱点,再乱点……真是美味啊,拿来下酒刚刚好……哈哈哈!”尖耳朵的男人大笑着仰头就拿起一个酒坛子往自己嘴里倒了许多。那酒坛一看就知道是秦宫内的贡酒。
沈香惑君心
这人有些烦,看着就让人心烦。而他的笑声更烦,让人心中烦躁忍不住就要宣泄。
苏礼看着这人,感受着这人笑声中独特的味道,就知道这秦宫内越演越烈的乱局必然也有其一份‘功劳’。
“原来是妖孽作乱。”海棠看了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眼中的轻视却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
在大神的眼中,人与妖那是要被区别开来对待的。因为生灵要开灵智才能成为妖,而妖从诞生起便是逆天之物,注定了它们只信自己而不会信神。
人就不同了,他们天生灵智,却因为自身群体的弱小而只能将天地万物的变化都理解为神迹。
所以人才会受天地钟爱,因为他们首先就受神灵宠爱。
“旺呜!”
肉肠探出头来看了一眼那作妖的家伙,仿佛看出了一些什么端倪,就直接叫唤了一声。
苏礼听懂了,翻译过来就两个字:“弄它!”
于是苏礼毫不犹豫地飞出一道封灵狱锁,在那尖耳朵的家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套住了对方的脖子。
“嗷~”
它发出一声惨嚎,随后被那狱锁猛地收紧,一身妖力就彻底锁住。
然后它的身体一阵抖动就恢复了原形……却是一头通体黑色短毛,嘴巴尖锐刻薄,看起来和黑牙很是有些相近的灾兽!
“有些眼熟啊……”苏礼玩味地说了一句,随后摸了摸自家狗子的狗头道:“这不是你兄弟吗?”
因为黑牙一定要认明月姬为义妹,所以它儿子不就成了肉肠的‘兄弟’了吗?
也就是说,肉肠今天也算是‘一家团圆’了……灾兽喜欢灾祸发生之地,喜欢那些哀嚎的声音,而已喜欢其中弥散的无主业力。
所以它在这里出现,倒也算是情理之中。
“上仙饶命!!”
它倒是光棍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