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22的约翰·斯通斯是今年夏天瓜迪奥拉要求曼城俱乐部无论如何都要买下的人。
三年前的时候,斯通斯从巴恩斯利转会埃弗顿,身价只有300万,可仅仅两年过去,去年夏天切尔西最后给埃弗顿保价高达4000万,埃弗顿却没有同意。
大陸征戰記
到了今年,曼城的心理价位也是4000万,但换了阔佬老板的埃弗顿已经不再靠卖人为生,他们更看重人才,斯通斯成了埃弗顿的非卖品。
但最终4800万英镑成交,瓜迪奥拉如愿以偿,斯通斯作为英超历史身价第二高的后卫,也被曼城人寄予厚望。
前边已经逝去的比赛就不说了,2016-17赛季英超第9轮,曼城主场迎战‘圣徒’南安普顿,上半时第27分钟,斯通斯在后防禁区前接到费鸟的回传,先拧头看了看内侧的队友孔帕尼,又看向前边穿插接应的京多安。
于是,孔帕尼把位置往前提。
斯通斯却把足球回传给了原先位置的孔帕尼。
此行为类比陷害,也等同于投敌。
机警的南安普顿前锋内森·雷德蒙和孔帕尼形成以一次完美的错身反越位,在他身后接到了斯通斯的‘妙传’,随后再轻松盘过仓皇的布拉沃,推射空门。斯通斯和孔帕尼如林中双飞燕似的追铲到网窝里,也没能阻止丢球。
0:1,在斯通斯的‘出卖’下,曼城在主场就这么轻易落后了。
痴心不改的瓜迪奥拉在这一场继续试验了他的三中卫设想,队长孔帕尼赛季首次首发,搭档斯通斯和科拉罗夫,前边阿圭罗也重新回归首发阵容。
美女請留步 小少爺
寵魅 魚的天空
0:4遭巴萨血洗后的第三天,曼城以目前理论上最强大的阵容向连败说NO。当然,卓杨还在养伤,他的脚后跟已经不疼了,使劲跺也不疼,但队医仍然没有给出参赛许可,他便不在‘最强阵’之内。
可被瓜迪奥拉视作曼城后防核心的斯通斯一次悲伤的回传失误,就让球队连续第五场率先落后了。
最強醫生
也许斯通斯还年轻,22岁的年纪允许犯错,而且他也从不缺乏将功补过的好胜心。
丢球4分钟后,南安普顿奥斯汀防守德布劳内犯规,曼城获得前场靠近边线的任意球。
丁丁主罚斜传门前,斯通斯后门柱包抄低射破门。还没等他庆祝完全放开,克拉滕伯格的哨子就响了,进球被判无效。
从慢镜头回放来看,丁丁任意球离脚后,前点阿圭罗处在越位位置没有顶到,后点的斯通斯并没越位,但克拉滕伯格判罚的是阿圭罗在越位位置干扰门将。他在场上是爷,爷说了算。
南安普顿的荷兰中后卫弗尔吉尔·范戴克今年25岁,他正在成熟期。
范戴克是南安普顿前任主教练科曼留下的后防遗产,今夏去往埃弗顿时,科曼很想带着范戴克走,但南安普顿没给他这个面子。
接任科曼的是法国名教头克劳德·皮埃尔,就是当年率领里尔崛起成为法甲三强、和卓杨的马迪堡在联盟杯上恶战并且从渣叔手里抢走了14岁的阿扎尔的那个皮埃尔。
传统法国教练对防守都极其看重,皮埃尔也不例外,范戴克在他这里已经成为了圣徒的后防核心。
据说范戴克是‘华五代’,他的五代先祖是从广东去往苏里南谋生的客家人陈火秀(Chin Fo Sieeuw)。范戴克三兄妹,除去他之外,另外两个现在仍然姓‘Fo Sieeuw’。
上半时临结束前,一米八的丁丁突破时被一米九四的范戴克差点撞散架,中场哨响一瘸一拐走了下来,下半时开场瓜帅用伊希纳乔换下了他。
如同后防线一样,瓜迪奥拉也在进攻三叉戟上不断寻找最佳组合,其实也就是在试错。
斯通斯上半时犯错,造成曼城主场落后,但在那之后其实后防线以及球队整体防守表现很不错,没有再给对手威胁都布拉沃的机会。
但曼城进攻端在面对范戴克、今夏葡萄牙冠军中后卫何塞·冯特,以及出自巴萨拉玛西亚的后腰奥里奥尔·罗梅乌时,完全没有发挥出水准。
十连胜时简单粗暴的高位压迫传切套路,已经被皮埃尔这样的江湖老狐狸教头识破,而且皮埃尔十分擅长在后场组织破坏性的防守,再加上曼城进攻新套路还没有组合完成,球员又普遍状态低迷,所以城市球场里,曼城久攻无果。
除去范戴克和冯特,今天圣徒门将、英格兰替补国门弗拉萨·福斯特发挥也相当出色,反正用来抽乔·哈特的脸足够了。
第55分钟,大卫·席尔瓦在后场发动斜长传,萨内拿球后突破到禁区里左侧横传中路,伊希纳乔由后抢在范戴克身前,在前点扫射,足球撞在横梁反弹后又击中立柱。
給我一張復活卡
这是曼城全场除去上半时斯通斯进球无效之外,最接近破门的一次进攻。
0:1,最终瓜迪奥拉的球队在主场又收割了一场赢了数据但输了比分的比赛,英超6连胜后3连败。进入十月后的4场比赛,曼城全黑,丢8球一球未进。
赛后新闻发布会,记者们等了瓜迪奥拉快一个小时,他才面色祥和走进了会场。
记者问他干什么去了,和球员们在更衣室里说了什么?
“我们只不过是一起喝了一点可乐和红酒。”瓜迪奥拉说。
实际上,老瓜关起门来在更衣室里大发雷霆,把他的垃圾情绪整整宣泄了四十分钟,在场所有球员都被他喷了个遍。
从看台上下来的卓杨亲眼见证了这一幕,说实话,他还没见过佩普发这么大的火。在巴萨的时候也经常发脾气,但没这么暴躁过。
45岁,离着更年期还早呀?
别说板凳上的人,就连卓杨也未能幸免,瓜迪奥拉批评他跟腱受伤后还在四处乱跑,硬是过了一个月还没有完全康复,对自己极其不负责任。
卓杨老老实实接受了批评,并作了简单的自我批评。
他都是这样,别人哪怕被瓜帅喷得唾沫星子在脸上逆流成河,也没人敢有不满,全都在老瓜的淫威之下瑟瑟发抖。
穿越到武俠世界 秦雨雲
回头记者问卓杨:瓜迪奥拉到底在更衣室里干嘛?
卓杨说:“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佩普和我们在喝一种新型饮料,可乐兑红酒。这样喝起来……怎么说呢,有一种焦糖薄荷茶的味道,像初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