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魔獸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魔獸工廠
“嘿嘿,可不能浪费啊,反正你的龙躯可有用呢。”
尼古拉看着白头兔举起的龙爪,心有余悸的后退好几步。
不过在看到那龙爪有气无力的落下后,才彻底知道白头兔真的只剩下一口气,不再是那个强大到近乎无敌的龙族了。
“你想做什么?”
左耳野猪与大猩猩英灵一左一右,护卫在白头兔身侧,两双龙眼怒视尼古拉绿龙,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干的意思。
他们三个来自同一个世界,又身负“世界母亲”的任务,可不是尼古拉这样的表面兄弟能比的。
“好,好,我就再等一下。”
軍政聯姻 柒草
尼古拉看了十几米外,站在原地没有动的克莱门斯一眼,心中恨恨,感到势单力孤,顿时又后退了数米。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白头兔,哼了一声,闷声说:“恐怕你会失望,我可不会那样容易死掉。”
尼古拉摇了摇头,根本不信,只将这话当做白头兔的虚言恫吓。
换做它心脏多了个大洞,又无法止血,迟早也会因为血液流尽而死。龙族的生命力强大,并不代表不会死去。
白头兔的两只龙爪突然发出血色光芒,将爪中的蓝皮食人魔怪物笼罩在内。
下一秒,这两个食人魔惊恐的发现,自身的血液仿佛有了自己的意志,成了活物似的往外钻,就连肌肉皮肤都阻止不了。
充满生命力的蓝色血液,蜿蜒如蛇,灵活的窜到白头兔心脏上的大洞处,与灰黑色的诅咒之力相互湮灭。
嘶,嘶!
两个食人魔宛如被针刺的气球,体型不断的缩水,从三米高缩到两米七八,蓝色皮肤变得苍白起来。
到得它们浑身没有一滴血,变成木乃伊模样时,白头兔心脏上的诡异诅咒之力尽数消失,几十上百条米线般的肉芽迅速生长,将大洞弥合,修补成功。
龍墟 大宋福紅坊
噗通。
逍遙小仙醫 十裏晴川01
两具仿佛盛放了几百上千年,风干的没有一丁点水分的蓝皮食人魔木乃伊,掉在地面上。
白头兔稳稳当当的站起来,小山般的身躯恢复了活力,将阴影覆盖在老巫师。
“大哥!”
左耳野猪与大猩猩英灵面露惊喜,俱都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我去!
尼古拉心里惊骇恐惧,先是后退数步,差点就要拔腿就跑。
下一刻,它反而向前走,来到白头兔面前,恭敬的跪在地上:“大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需要我出手将食人魔们干掉吗?”
哼!
白头兔暂时没有搭理尼古拉,这个前倨后恭的真小人,目光落在濒死的老巫师身上。
“我说过你会死,而我不会。”
想到自己差点见死神,白头兔心里的恨意凝若实质,这个老巫师真他么的凶残,绝对不能留下。
白头兔愤恨的张开龙嘴,喉咙里隐隐传出雷鸣之声,浓郁到极点的绿色龙息就要倾泻而出,将所有食人魔都笼罩。
“等,等!我,愿意,投降。”
老巫师一双浑浊的眼里,闪过惊惧之色,撑着最后的力气说道。
它死了不要紧,但部落绝对不能全军覆没,集体阵亡。早知道这头绿龙如此强大,它当初就不应该选择硬抗到底。
“我们,贪吃部落,在此地,生存上百年,清楚森林的每一个强大势力。”
“贪吃部落对您,有着大用。”
老巫师面色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气息微弱,随时都可能咽气,但它依然瞪大老眼,死死盯着前方的绿龙,眼神里满是渴望。
这?
白头兔喉咙里的龙息渐渐平复下来,这老头说的不错,心中开始犹豫。
大話之我和僵屍有個約會 雯磊
十几个食人魔组成的部落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可以横扫除了他以外的四头绿龙,加上一队熊地精也无济于事。
“无上的血鹰之神请见证,我和部落里的族人臣服于当前的绿龙,绝不背叛,否则必将断头而亡。”
老巫师面上泛起一阵蓝光,像是回光返照那般,恢复了一些力气,挣扎着坐起来,发出毒誓。
前夫追緝令:腹黑boss呆萌妻 程寧靜
“这还不够。”
愛悠悠恨悠悠 延胡索
白头兔摊开右爪,爪心浮现十来颗黄豆大的血珠,散发出奇异的清香气息。
“迅速将它们吃下去。”
……马上修改
老巫师一双浑浊的眼里,闪过惊惧之色,撑着最后的力气说道。
武尊重
它死了不要紧,但部落绝对不能全军覆没,集体阵亡。早知道这头绿龙如此强大,它当初就不应该选择硬抗到底。
“我们,贪吃部落,在此地,生存上百年,清楚森林的每一个强大势力。”
“贪吃部落对您,有着大用。”
老巫师面色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气息微弱,随时都可能咽气,但它依然瞪大老眼,死死盯着前方的绿龙,眼神里满是渴望。
这?
白头兔喉咙里的龙息渐渐平复下来,这老头说的不错,心中开始犹豫。
十几个食人魔组成的部落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可以横扫除了他以外的四头绿龙,加上一队熊地精也无济于事。
“无上的血鹰之神请见证,我和部落里的族人臣服于当前的绿龙,绝不背叛,否则必将断头而亡。”
老巫师面上泛起一阵蓝光,像是回光返照那般,恢复了一些力气,挣扎着坐起来,发出毒誓。
“这还不够。”
白头兔摊开右爪,爪心浮现十来颗黄豆大的血珠,散发出奇异的清香气息。
“迅速将它们吃下去。”
“是。”
老巫师暗暗叹息,它自己是马上要死的人了,不管吃什么都无所谓,但族人们恐怕要受到这头奇怪的绿龙操控。
明神 南風蔚然
不过,相比立即横死,让绿龙的龙息腐蚀得只剩下骨头的下场,能够活下去,不算太坏的结果。
韓娛之藍色西裝 卷了個毛
異界之人魚 草堆嶺
在老巫师的压制下,尽管一些食人魔心不甘情不愿,却全都吞下血珠。
它们仅仅感到浑身一热,身体再也没有其它异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