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西部大开发
富弼在西京,上言蔡确小人,不宜大用,弗听。
朝堂上因元丰改制带来的纷纷扰扰,在苏油这里并不存在,因为如今他的级别再进一步,就是三师三公。
只要不被贬,那么不进朝堂还则罢了,一旦有诏,那就必定是尚书左右仆射的级别。
否则就得转右班,生封郡王。
这种事情干不得,所以苏油一再强调大宋获得西夏的合法性,是秉常立诏“让国”,而绝非大宋“夺国”。
这是对抗辽国接下来的外交攻势的重要武器,宋朝一帮恐辽症患者对苏油这操作简直可以用感激来形容。
必须认,还得赶紧认下来!
不过这样一来,平夏之功的成色就稍微差了些,从涪国公升蜀国公,朝廷也就没有背上薄待之名。
再让苏油不得不接受封荫二子,赵顼认为开了这个口子,以后就可以继续给扁罐漏勺加官,算是不错的“进步”。
只有蔡确还闹着要给苏油奖赏,认为非如此不足显耀功臣。
直到最后赵顼说你要再闹,那我就只有请蜀国公回来担任你的职务,蔡确才安静了下来。
不过这些只是“场面上说得过去”,心底里,赵顼感觉还是有些亏欠了苏油。
于是赵顼引用了朝廷旧例,曹彬灭南唐的故事,准备赏赐苏油八十万贯。
苏油坚决不干,上书说陛下这也是不对的。
曹彬灭南唐,得到了南唐国库八百万贯,因此他的赏赐,配得上他的功绩。
西夏王室乃是自灭,非臣讨取;夏国也不是灭亡,而是降等;斩获不但没有什么钱财,反而还要朝廷继续打十年的扶贫攻坚战。
这跟曹鲁王取江南膏腴之地根本就是两回事。
因此臣的功绩,最多算是解决了大宋一处边患,和曹鲁王之功是不相对等的。
八十万贯明显太高,臣不愿要赏赐,只想跟陛下要几个政策。
其一就是在夏国故地三路治所,开通皇宋银行。
其二就是原夏国边贸禁令,一概取消。
其三就是在原夏国疆域的几处边区,设立榷市,招诱边蕃前来贸易。
了藍有微光
其四就是比照大宋今春派遣使臣、内官,随蒲珊去南海准备舟船,计划前往大西州探访那样,大宋也应该遣使臣、内官出河西、漠北,进行外事活动。
其五就是人口问题,需要效仿汉朝,从内地充实厢军至河西,套外,进行屯垦。
……
侶行 張昕宇
关于西夏的人口数量,一直以来就是一个迷,甚至就连军队数量,都统计得不怎么靠谱。
最详细的记录,大概就是《宋史·夏国传》的记载。
“自河北至午腊蒻山七万人,以备契丹;
河南洪州、白豹、安盐州、罗落、天都、惟精山等五万人,以备环、庆、镇戎、原州;
左厢宥州路五万人,以备鄜、延、麟、府;
一世刻骨一世銘心
右厢甘州路三万人,以备西蕃、回纥;
網遊之混沌時代 霧裏看花風月
贺兰驻兵五万、灵州五万人、兴州兴庆府七万人为镇守,
总五十余万。”
通过战争,苏油感觉这个数字是比较靠谱的,宋军此次歼灭的正军当中,包括了西夏备契丹的七万;备大宋的十万、备青唐的三万、仁多零丁从兴庆府带过黄河的七万,加上其余零散的三万,总数在三十万左右。
鬼面冷王娶妃忙 輕靈嫵幽
至尊死神 黑孔雀
剩下的二十万,是夏国的仆从军。
如果军队数字正确,按照夏国军制,四丁出一兵,那么西夏的丁口,当在四百万左右。
这些丁口,加上差不多对等的女性和孩童,当在八百万左右。
这个数字远比很多专家们推断的要高,但是不怪他们,因为哪怕夏人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有多少人口。
因为还有大量的游牧部落,夏人自己都没有在历史资料里统计进去。
文彦博曾经说陕西一路人口可当西夏全境,那是说的大家都能够控制的那部分基数。
当然,就算按八百万人计,现在也有约一百万已经被山南陕西四路招纳,三十多万消失在了茫茫旱海,二十万消失在了大军征讨的途中,比如差点让王中正掉脑袋的那数万烧死在葭芦川的那种,现在苏油管理的地区,仅存六百万左右。
而这六百万,大多散落在“东尽黄河,西界玉门,南接萧关,北控大漠”的茫茫万余里疆域里边。
夏国的控制区域当中,多沙漠、戈壁,大概有一半的国土不适于人类生存,因此其人口密度远低于北宋控制区,甚至连河北都不如。
苏油目前能够控制的,也就是固定不动的农耕汉人,以及几个大草场大绿洲大河流沿岸的人口聚居区,算下来一半都不到,大约也就两三百万。
这两三百万人,基本就分布在套内九原,套外兴庆府,河西居延泽和休屠泽两大水系地带。
真正的地广人稀。
因此关于这次战争的赏给问题,苏油建议朝廷,一律以土地作为奖赏。
但是这样就会遇到一个问题,而且很严重——战功卓著的那帮子,都是朝廷的重要倚仗,职业军人。
不可能让他们放下武器去当地主去。
最终的商议结果,就是朝廷将这部分土地的租赋,同样免收十年。
而皇宋银行和四通商号参与进来,将这部分土地的所有权和经营权进行分离。
皇宋银行背书,贷款五百万贯给四通商号,四通商号将它们作为租本,从将士们手里租赁这些土地,用于发展农牧业。
所得利润分作三部分,一部分归还皇宋银行,一部分归有功将士,一部分用作商号西北的运营。
这实际上是对将士们的军功来了个分期付款,但是光首付都能让将士们满意,何况以后还有十年为期的收益。
兇宅秘錄 燈下黑
種田記
而且十年之后,这些地还是将士们的!
四通也缺人,不过四通是专业干这个的,他们可以招募夏国的人口来干这个,这对苏油在三路推广新型农业,转化地方经济结构,改变夏人的民族属性,是有大有好处的。
而这些人经过培养之后,就会成为大宋的顺民,成为专业的农夫,十年后,还将是这批土地的第一批接盘侠。
这项举措,极大地减轻了因功赏带来的财政负担,蜀国公真是能人所不能,愣是让朝廷在平夏大业上,既得了面子,又保住了里子。
西夏的汉人本来就很多,苏油有信心,以农耕对畜牧,只要不是动刀子,大家比产值的话,汉人和选择汉人生活方式的蕃人,很快就会成为这片土地上的主流。
加上文化、饮食、生活习惯上的无情入侵,党项这个民族,很快就会融进民族大家庭当中。
鉴于这一点自信,苏油最终在嵬名济的哭诉下,从其所请,向赵顼申请,对已经存在的西夏书籍、碑记,只要是没有僭越之词的那些,比如佛经之类,予以了保留。
西夏文字是野利仁荣硬生生创造出来的,笔画非常繁复,对记忆并不友好,而且比汉字还难理解。
和后世越南人和韩国人创造的文字还不一样,至少人家还算做到了简洁易记。
所以苏油知道这种文字如果不是政治势力的强行干预,其实是没有生命力的,在夏国重新推行汉字之后,西夏文字,注定会被历史淘汰。
与历史还有区别的是,这种文字推行不过才几十年,而且现在西夏的读书人总共都没多少,苏油觉得自己推行汉字的能力,那可得比李元昊强出不知道多少倍去。
政治管理方方面面,因此所有人都很忙。
巢谷垄断西夏枢密院知机密事的职务数十年可不是白干的,他手里抓着西夏降官们太多的把柄。
甚至在西夏平定以后,苏油将巢谷手底下的这些秘密警察,干脆就转职成了执法官。
这种执法官的性质,与美国西部时代那些移民中的执法官非常类似,这是苏油能够为西夏如今广袤的牧区,增加的唯一一点可怜的法制力量。
如果说以前的夏人,对畜牧部落的管理过度松散的话,对负责农耕的汉人,却又过度严苛了。
苏油对夏国政局的平衡设计得非常精细,因此对这个班子非常放心,甚至敢于放手,而自己主抓工农建设去了。
第一步就是解放农奴。
没办法,庄子的主人都已经丧生在了战争里边,农奴的管理者,只能变成官府。
几十年的摸索也不是白干的,如今苏油手里边已经有了很多成功的模式——蜀中模式、渭州模式、两浙模式、南海模式。
现在的宁夏模式,则是几种模式的合体。
宁夏有盐铁之利,又有丝绸之路,这一点,和南海很类似。
九原、两泽、兴庆平原,有农业基础,这一点,和两浙路又很相似。
地方物产和发展品种,可以比照气候相似的渭州。
经济结构和金融工具上,又和蜀中一开始基本相同——一片白板。
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蕃人太多,以及游牧方式的影响。
但是这一点又和已经探索成功的河湟岷州相类似。
因此苏油很忙,但是很快乐,该死的战争终于结束了,总算轮到自己发挥自己的强项。
西部大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