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粗鄙!
粗俗!
不堪入耳!
堂堂星门圣主,居然像个街头巷尾的小混混一样,丝毫不把自身那尊崇无比的身份当回事……
别说这名长老,就连武镇这几名圣主都听得心中翻江倒海。
甚至有种想要跟第八星门这年轻的白衣圣主对喷的冲动。
可身份、地位和名望这些东西……压制住了他们这种冲动。
而且,这混账东西明显就是来搅局的。
要真跟他对喷,岂不是正合他心意?
所以在场的五名圣主,全都不搭理白衣圣主。
那名第一星门的长老被喷了一通之后,也不敢再随便招惹这位了。
这时,第七星门圣主洪蝉,看了白衣圣主一眼:“你究竟什么来意?”
傅家金龍傳奇之少年遊
白衣圣主笑笑:“都说了,这么热闹的场面,怎能少的了我呢?我来看热闹呀!”
洪蝉沉默一下,道:“那你一边看去。”
众人顿时为洪蝉捏了把汗,这么说,这不明摆着找喷么?
既然已经看出这混蛋是来搅局的,为什么还要这样跟他说话?
没想到的是,白衣圣主却没喷洪蝉,而是继续一脸笑容的拒绝:“不去。”
洪蝉淡淡道:“你们星门的枯木带着一群人站到了对方那边,是星门的叛徒……”
大婚晚
“那就弄死他呀?”白衣圣主一脸奇怪的看着洪蝉,“这种事情,八大星门不是向来有共识?不需要和我说的,和我说没用,枯木真人辈分比我高出那么多,我可劝不了他。”
“你自己星门的人出事,难道你不想清理门户吗?”第四星门圣主孟川见白衣圣主似乎不想喷人了,忍不住开口刺儿了一句。
“嘿?这话说的,可真有意思!”白衣圣主目光落在孟川脸上,似笑非笑。
孟川心里顿时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白衣圣主有些提高了声音,冷笑反击道:“难道你第四星门里面,就一个不同立场的人也没有么?怎么?只要跟你们立场不一样,就一定要清理门户?简直搞笑!”
“八大星门的规矩,本尊心里清楚的很!”
“你们既然认为枯木真人背叛了八大星门共同认定的规矩,那就去干掉他啊,本尊没意见的。”
“但你们凭什么让本尊做那欺师灭祖的事情?”
“姓孟的,你瞧本尊脸上写着好欺负这两个字?”
孟川面色无比僵硬,心说你个王八蛋,洪蝉跟你说话你挺正常,轮到本尊,你就开启疯狗模式?
这时候,洪蝉在一边提醒:“三个字。”
“嗯?”孟川愣了一下。
洪蝉好心解释道:“好欺负,三个字。”
“……”
白衣圣主哈哈大笑:“本尊没文化,没境界,没见识,圣域大能,言出法随,说俩字就俩字!死都不改!”
得,这位爷胡搅蛮缠的属性已经显露无疑,再跟他继续这样纠缠下去,怕是永远都纠缠不清。
在異界開地府
所以孟川尽管被气得面色铁青,但还是很理智的闭上了嘴巴。
反正这一次,这场已经让八大星门损失惨重的战争,必须要一个有一个交代。
被围起来的那群人,包括还没有赶过来,但有可能会过来的妖女周棠和凌逸,谁都别想逃!
都得死!
随着白衣圣主的到来,星门这边的阵势,稍微做出了一些调整。
有很大一部分人,开始将目光转向白衣圣主这边。
因为没人敢保证,他究竟是来搅局的,还是来参战的!
反正看他跟其他几个圣主吵嘴的模样,就不像个好人,提前做点防备,有备无患。
白衣圣主也不在乎,一脸淡定的坐在九龙圣驾的战车之上,抱着膀,身边仙子继续跳着优美的舞蹈,演奏着动听的乐曲。
滅域
血腥战场,歌舞升平。
给人一种极度诡异的感觉。
可偏偏的,这两者融为一体之后,所有人又都感觉到是那么的理所应当。
仿佛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还没等有人感觉到不对劲,一切……就那样毫无征兆的,突然发生了!
民間奇異聞錄
一名圣域层级的星门修士,突然间身体被斩成好几段!
鲜血飚飞!
场面血腥到令人头皮发麻!
这人,只是第一个遭难的圣域修士,接着……就是第二个、第三个……第一百个!
“不好!”
几名星门圣主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白衣圣主身边那些舞蹈奏乐的女子身上,眼神中射出无尽骇然的光芒!
一个个瞬间怒不可遏!
武镇:“你想死不成?”
姬戌:“你敢跟整个星门世界为敌?”
杨俊和孟川直接出手了!
两名圣主,联手朝着天空中的九龙圣驾出手攻去。
重生之養豬大佬 鴛相
壞東西
虽然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神通什么法,但这几名圣主全都明白,一定是第八星门的白衣圣主干的!
白衣圣主哈哈一笑,以他为中心,所有人,竟然在刹那间,宛若镜花水月一般,消失在那里。
孟川跟杨俊联手轰出的可怕攻击,尽数落空。
假的!
竟然是假的!
再看无尽遥远的地方,竟然同时出现了上万个一模一样的白衣圣主……
遊戲女王要翻身 七箬
每一个看上去,都是那样的真实!
这是顶级的幻术!
整个神秘祭坛战场这里,能看穿这幻术的人,不超过十个!
这也是为什么白衣圣主跑到这里大放厥词,怼天怼地却没人愿意跟他真正翻脸的原因!
也是他年纪轻轻,辈分极低,却能够成为第八星门圣主的原因!
五个圣主和无数星门中人,做梦都不敢相信,白衣圣主竟然敢做出这种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跟整个星门世界翻脸!
他这等于是连自身所在的第八星门……也背叛了啊!
见过背叛自己星门的圣主吗?
这是第一个!
到底是什么力量,能让一个处于星空巅峰的顶级圣主,如此的丧心病狂?
大量的星门圣域修士,喋血星空!
这一幕太过惨烈。
在他们眼中,只是看见了白衣圣主身边的一群仙子在舞蹈。
舞姿优美,身段妙曼。
说实话,圣主身边的美女跳舞,这场景,还真不是谁都见过的。
所以,绝大多数人,都会忍不住下意识的……多看两眼。
妙曼的舞蹈,配合那动人的仙乐。
不知不觉中……就糟了大劫。
“你难道不怕遭天谴吗?”武镇咆哮着,施展出一身惊天神通,朝着白衣圣主真身杀来。
一掌吐出雄浑能量,即便是一片星河,也要被他这一掌给拍碎,光是掌上那能量波动,就足以令星辰陨落!
嘭!
一掌拍在白衣圣主身上。
远方传来一道平静的声音,跟喷人时候的激昂完全不同。
仿佛跟之前那人,完全不是同一个!
“天谴?你们都活的好好的,我为什么要遭天谴?呵呵,武镇前辈,这世界很大,星门世界虽然也很大,但终究也只是占据了星空一隅之地的小地方而已。往多了说,星门世界的直径,可有百亿光年?”
“你们这群人,根本没必要将视线只局限于这一隅。”
“外面大敌环绕,上一个时代仙王辈出,却依旧陨落,难道还不够给你们最深刻的教训?”
武镇怒吼着,再次击碎一个白衣圣主的假象:“你这种无知的后生晚辈,在教我做事?”
“不,我是在教您做人。”白衣圣主的声音继续从另一个方向飘出,“您做事自然不用我来教,栽赃陷害这一套非常熟练,我不如您。但做人这上,晚辈自认还是能跟您说道说道的。”
“滚!”
武镇被气得七窍生烟,这该死的东西,竟敢这样跟他说话?
外面世界怎样,关他屁事儿?
他只想得到无上法,无上的资源,无上的神兵法器,然后踏入大圣境,然后进入仙王领域!
成为这一方世界的……真正主宰者!
拯救苍生造福一方这种事儿,和他有什么关系?
这些不都是用来骗人的口号吗?
“呵呵,不滚呢。”白衣圣主声音平静且温和。
武镇咆哮着,施展出无上大神通,接连击杀白衣圣主那些幻象。
其实在他击杀之前,那些幻象都是真的!
但当他的攻击落到幻象身上那一刻,真身就直接转移了。
这也正是这种幻术的厉害之处。
白衣圣主,一个人,就可以抵得上千军万马!
这些人过去都是听说过他的厉害,但却从来没有真正见识过。
毕竟,这位白衣圣主实在是太年轻了!
跟周棠那妖女……一样年轻!
遊戲王之貘羽 懶懶的大蛇
就像今天他突然大开杀戒,这边再怎么防备,也是不可能防得住的。
这种手段,就连其他几个圣主,都没能在第一时间察觉到。
太狡猾了!
太鬼了!
太不是个玩意儿了!
无数年来,白衣圣主出行从来都是这副排场,给人一种骄奢淫逸的感觉。
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了。
甚至哪次突然没用这排场,还会有人感到奇怪。
结果这排场,却是他真正的杀招!
是配合他幻术的真正大杀器!
可惜如今才知道,实在太晚了。
无数的星门圣域一片慌乱,面色惊恐的四散奔逃。
也是直到这一刻,才可以清楚的看见,这群高高在上的……一个念头都可以撑爆人间星系的星门圣域大佬,其实……也只不过是,一群更加强大的……人。
仅此而已!
此刻,被干掉一大堆幻象的白衣圣主,面色无比平静,嘴角还带着微笑。
趁没人看向他,悄悄抹去嘴角溢出那一丝鲜血,然后淡淡道——
“接着奏乐,接着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