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有人要搞秦琅。
老房透露出来的信息,秦琅是绝对相信的,这位在朝中平时老好人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默默的充当着皇帝的老黄牛,但是这位的能耐绝对比整天喷人的魏玄成要强。
这两位曾经都在河东大儒王通名下听过课的同学,走的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路子。魏征是咬定要做个孤臣,奉行不结盟策略,逮谁喷谁皇帝都不放过,可他越喷的狠,皇帝却越高兴。
相反,房玄龄却很少喷人,老房喜欢交朋友,也喜欢提拔人,三省六部九寺五监一台,哪里都有老房的朋友,他也是为皇帝举荐人才最多的宰相,甚至当年连杜如晦都是他举荐的。
朝中的风吹草动,丝毫瞒不过老房。
这方面,秦琅都比老房差许多。
貴女嬌妃 金鑲魚
跟老房分手后,秦琅立马就让人给许敬宗去了封信。老许回京任转运司,最近挺忙,事情也办的挺不错,反正李世民对他挺满意,观感改变了不少。老许甚至能经常仗下奏对,甚至参加廷议。
“有人要对海贸下手!”
老许收到秦琅的信后,直接约了秦琅在曲江畔会面。
“对海贸下手?为何?”秦琅搞不明白,海贸这几年得到皇帝和朝廷的大力支持,可谓是发展迅速,号称海上丝路,实际上仅贸易量来说,甚至已经超越了传统的西域丝路了。毕竟船比可骆驼要装的多。
朝廷设立的市舶司,可也没少收税啊。
要知道,市舶司不仅对进出港口的船只都按船只大小、货物价格抽税,甚至对一些比较有价值的进口货物实行抽解,就是十抽一的抽货,然后自己去卖。
有时甚至搞起了博买,就是在港口就直接以市价买下商船上的货物,搞垄断经营。
现在市舶司的收入,可是已经在大唐两税正税之外,占有极大的比重,是仅次于盐税之外的第二大税,比茶税酒税矿税还要收的多,靠的就是正常关税之外的抽解和博买赚钱。
其中最赚钱的,就是香料。
本来大唐对外贸易,出口茶叶、丝绸、瓷器、漆器等,一开始是纯顺差的,赚回来了大量的金银铜铁料以及奴隶,象牙犀角等,但胡商也聪明,尤其是这种海上贸易里,是大唐商人为主导,他们更清楚知道唐人想要什么。
于是渐渐的,外来的商货里,以香料为大头,各种各样的香料,一船船的运过来,其货物价值也一年比一年高,如今甚至有逆差的风险。
天嬌絕寵,悍妃戲冷
“有人弹劾海贸让我们开始流失金银,又有人弹劾海贸带来了太多的奢侈无用的香料、珠宝等物,换掉我们的丝绸布匹茶叶等,而这些丝绸等耗费了我们无数的百姓人工,占用了许多土地等等,另外海贸又带来了许多走私和海盗,既流失税收,又威胁了沿海的治安······”
许敬宗对于秦琅毫无保留,把自己收集到的消息都告诉秦琅,“我本来也正要来面见三郎,跟你说这些的。”
秦琅给许敬宗倒了杯茶,“知道是哪些人在煽动海禁吗?”
“很多,以关陇贵族为主。”
一句关陇贵族,让秦琅感觉头很痛。这不是一个人在发难,是一群人在发难,尤其这群人还是势力顶天的。
论民间影响力,毫无疑问,山东五姓七家为代表的士族最强,但若论在朝堂上的影响力,那五姓七家拍马也赶不上关陇名门,这可是军头跟士族的联合,是建立过西魏北周隋唐四个王朝的强大势力。
就算在隋朝时,关陇集团的根子已经被杨坚砍掉了,他们失去了控制府兵和乡兵的核心权力,但凭借着门荫制度加上关陇本位,关陇集团依然牢牢把持着政治权力。
当他们联手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是相当可怕的。
关陇集团,海禁。
秦琅一下子明白过来了,在海贸兴起之前,中原对外贸主要就是丝绸之路,而丝绸之路不论是起自洛阳还是起自长安,其实都要经过关陇。
关陇就是丝路的大本营。
关陇集团对丝路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便利,他们甚至垄断了许多丝路上的生意,每年赚的盆满钵满。
而当海贸兴起之后,虽然如长孙无忌、高士廉等许多关陇豪门,也迅速冲进去,但他们的根基终究在关陇,而不是在东南沿海。
反倒是许多南方士族豪强,甚至是以往那些百越俚酋蛮王们,也坐上了顺风车大赚特赚,关陇集团向来是高高在上的,玩文字玩学术玩不过山东五姓七家那些千百年的大士族,他们服。
可凭什么现在那些南蛮子也能骑到他们头上,压着他们?
凭什么他们日赚斗金?
最要命的还在于海贸越来越兴盛,已经开始影响到丝绸之路的贸易量了,朝廷虽然在近年的吐谷浑之战和西突厥之战中,接连大胜,直接把兵驻到了天山,可这依然没有改变对外贸易重心已经开始往海上倾斜的事实。
许多资本、工匠等开始往东流,这是他们无法容忍的,再加上秦琅主张的两都中心制,要加强洛阳东都,要把长安的许多人口作坊等迁往洛阳,必然再次削弱长安。
有人要反击。
一呼而百应。
他们从各个方面挑刺,最终目的很直接,想要禁海。
剩女帶球跑
秦琅是海贸的主张者,也是海贸的利益既得者,他的封地就在海边,他投入了无数的钱财正在营建武安州太平港,若是禁海,秦琅的封地就废了。
“你是转运使,下面管着市舶司,你应当知道,如今海贸带给朝廷,带给皇帝内库的巨大收益吧?陛下不可能会同意禁海的。”
许敬宗当然清楚这些帐,海贸现在一年千万贯的收入,这还仅是市舶司关税的收入,还没算上朝廷通过抽解、博买拿到紧销的胡人商货后再加价售卖赚的差价呢。
空間農女:嬌俏媳婦山裏漢
“可就怕架不住那些人。”
皇帝虽然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但皇帝也不会逆势而行,没有哪个皇帝会跟杨广一样刚正面的。
很多时候,不在于对与错,而在于站在对面的人有多少,当站在对面的人足够多,哪怕他们是错的,可皇帝也不敢无视,甚至得妥协,这就是权力的本质。
“山东五姓七家也开始蠢蠢欲动了,三郎当要小心。”许敬宗又说了个不好的消息。
我的激情在燃燒 雲四海
关陇集团并非没在海贸中得利,只是他们觉得利益分少了,并且影响到了他们传统的核心利益,所以现在想要反击。
至于五姓七家为代表的关东士族,他们纯粹就是落井下石,其实也就是想趁机重新划分海贸利益,想分到更大的蛋糕。
秦琅想起了老房,老房为何给他透露这个,绝对不只是听三国上瘾这么简单,老房估计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那天最后说的白糖和棉花份额,看来是个很直接的提醒了,老房是宰相,但他也是天子亲家,更重要的是老房的老妈是五姓的陇西李,妻子是五姓的范阳卢,所以老房本身虽是山东豪强,是军功新贵的,但他的屁股,一直是往关东大士族集团坐的,老房其实也想成为五姓一样的大士族。
在这次的搞事情中,估计老房就是那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黄雀了,而他秦琅,就是那只被关陇集团想要捕的蝉。
秦琅是海贸派的代表,搞掉秦琅,关陇派自然也就能重分海贸利益。
这么说,老房应当算是个可以拉拢的盟友。
“老许,麻烦你替我盯紧点,若有变化,赶紧通知我。”
许敬宗见秦琅倒还很淡定的样子,也是佩服万分,这难道是要一人单挑整个关陇集团?
秦琅让人给许敬宗两包香料,一包胡椒,一包乳香,这玩意都是如今海贸进口的大宗货,但价格却不便宜。乳香如今一年从占城等地进口三十多万斤,入关的价格从几百钱到十几贯一斤分为十三等,当然还有顶级版的小量货,一斤得三百多贯。
胡椒这玩意也贵,分了数等,一斤也是几百钱到数贯,最好的胡椒一斤值黄金一两。
胡商凭着胡椒乳香等上百种的香料,来换取大唐的丝绸瓷器等好东西呢,而朝廷、皇帝还有秦琅他们,也靠着这玩意转手就赚大钱。
乳香这样的玩意,海关价跟长安的零售价,最大的能相差十倍。
这里面的利润有多大,可想而知,怪不得有人眼红。
两包香料,各重约十斤,已经值不少钱了,都够的上受贿的标准,不过老许却笑着收下了,秦琅送他的东西,别说香料,就是送他黄金,明知不合适,也得收啊。
坐在书房整理了会思绪,秦琅换上熏过香的衣服,直接去隔壁务本坊找老房去了,顺便带上了三国第六回的稿子。
老房看到三国第六回的稿子,再瞧瞧秦琅,笑了。
“焚金阙董卓行凶,匿玉玺孙坚背约,光看这回的回目,就知道肯定精彩,三郎且待我先一览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