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刘备的这番话,再加上方才通知她的行为。
让孙尚香一度产生了,他不会是真的喜欢上自己了吧?
如此更好,这说明自己的魅力十足,完全可以迷惑住刘备。
刘备倒是一副坦坦荡荡的模样,走的虽然急,但依旧表示自己是光明正大的。
孙尚香举着的马鞭慢慢放下,刘备不仅没有跑,反倒还在这里等她。
难不成他与二兄两人在府上喝酒,他趁着二兄醉酒之时,请求回家,二兄他便答应了?
想到这里,孙尚香倒是下了马,走上船来,盈盈一拜:
“夫君,走的如此匆忙,我还有许多东西未曾收拾呢,莫不如先行留下,待我收拾两三日!”
“夫人,幼子阿斗他病了。”刘备叹了口气道:
“非我不愿留,而是必须要回去探望阿斗。”
孙乾也是颇为急切的神色,顺势拱手道:“主公他目前只有一子,闻其生病,心忧不已。
夫人莫不如随我等一同返回,些许行囊,公安也可以置办。”
孙尚香在甲板上走了及几步,看了看刘备,又瞥了一眼孙乾的神态,都不似作假。
只有不远处的关平在搂着敏姐姐说话,好像混不在意的模样。
看到这里,孙尚香倒是相信了大半,以关平和刘玄德前些日子的风波。
阿斗病了,刘备以及其余麾下面色焦急实属正常,可关平却不一样。
刘备气的都要拔剑砍他了,而关平在劝谏无果后,更是一气直接不回府邸了。
两人之间的矛盾可谓是公开化了。
再加上曹操曾赞扬生子当如孙仲谋,其父关云长与曹操有旧,华容道又放走了曹操。
陸小鳳傳奇
孙尚香想着,关平如此有恃无恐的模样,莫不是觉得他以后可以投奔曹操去?
可是现在孙尚香一想,二兄虽然醉了,但是公瑾大哥还是清醒的。
现在还没有接到他的通知,不管如何,在时间上还是要拖延一二。
孙尚香站在关平面前,仰着头看着他问道;“夫君的亲子阿斗病重,你为何还在一旁大笑?”
关平当即收起笑容,低头看着她问道;“你上一句说什么来着?”
“你为何在一旁大笑?”
“不是,上一句!”
孙尚香皱了皱眉头,她就是想要找关平的疵,先胡搅蛮缠一顿,等到来人了,便能达到她的目的。
现在关平不仅没有辩解,反倒问自己上一句说了什么?
当即让孙尚香陷入了沉思,自己明明说的是他为何大笑,可他不认同,竟然还问上一句是什么?
自己方才上一句到底说了些什么,怎么没印象啊!
赵敏也是仰头瞧着自己的夫君,一时有些感慨,论胡搅蛮缠,自家夫君也是够可以的。
明眼人都能瞧出来,孙尚香明明是来找茬的,想要拖延时间。
末世之深淵召喚師
结果夫君没有陷入为自己辩解的陷阱里,反倒跳出来反问孙尚香,一下子就让她懵了,开始怀疑自己。
刘备摸着胡须未曾言语,夫人的意思,谁都能看得出来。
可惜,定国也不是个好相与的!
孙尚香觉得还是不讲理自己更擅长一些,瞪着关平道:“你是在故意蒙骗我?”
“天地良心,我怎敢蒙骗主母!”
“我问你,方才为何笑了?”
“主母看错了,我并未笑,不信的话,你问我夫人。”
赵敏微微行礼道:“好叫主母知晓,关郎他并未发笑,只是与我说些话。
至于方才主母与主公说了些什么,我们自然是听不到的。”
孙尚香瞥了一眼赵敏,没想到她胳膊肘往外拐的如此之快。
閨寵 紫錦
人家不承认,话还这般说了,你还想如何?
孙尚香盯着关平,胸膛起伏了数次,终究是没在言语,转身走到刘备面前:
“夫君,我觉得还是要与我母亲告别一番,此次离开江东,不知多久才能回来。”
“夫人不必在意,在公安待不了多久的时日,等阿斗他病情好转,便能回到江东来探望母亲。”
刘备细声安慰了一句,总之,现在说什么都无所谓了。
孙尚香想了想,见还没有人来,又开口说道:“夫君,可是我从小未曾离家,不去与母亲告别,我心难安。”
“无妨,夫人若是想要与母亲告别,自可离去,待我到了公安探望阿斗的病情,我在派人来接夫人。”
孙乾走上前来,拱手道:“主公,前方又来人了,没打旗号,不知何人。”
孙尚香这才回头望去,只见几匹战马又是奔着渡口而来。
她这才放下心来,公瑾大哥终究是的派人来了。
关平也走上前来,不知道这几匹战马到底是什么意思。
时间拖的越久,对己方越是不利,但关平也深知,此时不能露怯。
“公佑先生不必着急。”
关平眯了眯眼睛,望着前面的战马道:“诸葛军师已经派了水军来接应主公。”
孙尚香一听这话,当即有些发愣,她还以为是突发事件。
没成想诸葛亮把兵马都给派遣好了,就是没有进入江东境界。
这要是强行拦截,可是有些麻烦,不应该让刘备立即离开岸边。
想到这里,她往旁边走了几步,对着自己的女侍卫吩咐了几句,最好让公瑾大哥能够多带一些人马拦截。
分手妻約,前夫太野蠻 南心北安
因为前头这几个打马而来的人,她觉得是送信的。
孙乾一听关平的话,当即就把心放进了肚子里,诸葛孔明肯定会派人来接应主公的。
就算江东派军拦截,只要有了援军,再加上主公身边的五百白毦精兵,完全可以支撑很久。
刘备瞥了关平一眼,此事是他匆忙当中决定的,哪有援军可来啊!
定国这小子果然是在扯虎皮做事。
不过,刘备瞧着孙尚香的侍卫走了,打马离去,也是微微一笑,并未曾说些什么。
关平的忽悠,至少也会让江东投鼠忌器,万一一击不成,留不下人,就得考虑后果。
下马的是赵爽,孙尚香皱了皱眉头,她还以为是公瑾大哥派人来的呢。
对于赵爽来送别,孙尚香是能够理解的,反正他们是一家人了。
渡口的人来送的人接连不断。
全琮、朱据、虞芝等等,关平的合作伙伴得知消息后也来送一送。
对于这些人,孙尚香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的,特别是对徐祚,更是冷眼相对。
他竟然也会来送别关平!
最让孙尚香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张温和陆绩,他们不是被关平折了面子,竟然还来前来送别。
他们是不是贱的慌?
孙尚香很不理解,前面几个倒也罢了,他们俩来凑什么热闹。
刘备出城的消息传播的很快,毕竟属于风云人物,稍微一想,便知道他要走了。
张温拱手说道:“关小将军,日后若有时间,定然要向你讨教诗赋。”
关平拱手还礼道:“诗赋乃是小道,如今大兴的乃是经学,你还是不要舍本求末为好。”
“如今天下大乱,研究经学还能有何用处?”
“总归是要识字的,若是以后有机会,我还想要张公子为一些孩童开蒙呢。”
张温听了关平的很是高兴,至少关平承认自己在经学上更胜一筹。
毕竟在汉末名声都是大家建立一个夸夸群,开始夸出来的。
否则你不融入这个圈子,大家日常夸夸的时候,凭什么要带上你。
江东组团出道扬名是惯例。
“好说好说,某将来一定会去的。”
陆绩见张温说完了之后,也是微微行礼:“关小将军,我有一封家信,还望能替我带给吾侄伯言。”
超級軍功系
关平示意周鲂接下,点头表示一定会送到的。
远处又是一阵烟尘滚滚。
孙尚香终于松了口气,这些人都是来送关平的。
老公,陰冥來的
等公瑾大哥派人来了之后,他们全都是白来一趟送人了。
可万万没想到,走下马的竟然是朱恒!
朱恒他率先走上船,被拦住。
关平挥了挥手,朱恒先是对刘备微微抱拳,随即拉着关平走到船角。
刘备也是微微表示了一丝惊讶,他没成想关平独自在外,也同江东许多人搭上了关系。
尤其朱家也是江东数一数二的世家大族。
不过刘备也明白,想来赌坊赚钱很多,这段时间内,关平没少往外砸钱。
就像是当初他在起事之前,没有钱何来养兵,要不是苏双等两个商人资助了自己,如何能成事?
再加上在馆驿之外的那一日,关平又被动扬名,收获一些人,也实属正常。
刘备倒是欣慰,无论如何,此次江东之行,都是关平在外吸引视线,从而降低他的存在感。
首席情深:豪門第一夫人
让人觉得刘备并没有什么厉害之处,只是个沉迷酒色的庸人!
这段时间,定国当真是辛苦了。
刘备摸着胡须感慨一声,并没有觉得这些人是打着他的幌子来送关平的,而感到愤怒。
关平越厉害,刘备就越觉得开心,至于打压什么的,他几乎未曾想过。
“关小将军,你当真是要走了?”朱恒压低声音问道:“可还会回江东?”
“看以后的机会。”关平并未把话说死。
“你且放心,只要赌坊存在一日,便会有你的分红。”朱恒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表明自己的态度。
他期望着与关平今后能够继续合作,像以色娱人这种方式,很快就会腻味,时间不会长久的。
越简单的赌术越容易流行,也就会越让人偷学而去。
江东世家豪强这些年,富贵许久,什么花样没玩过。
也就关平能够让他们真正的一掷千金,为之疯狂!
偷心女人:腹黑總裁非賣品 雲曦末
赌坊的玩法,很快就会被人所熟知,这些人腻味了之后,很难再一掷千金。
但朱恒想要守住这个钱罐子,他供养麾下士卒可不是有今天没明天的,很可能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那所需钱财,自然是少不了。
最为关键的是朱恒知道关平的本事,这点玩法还只是小意思,他晓得关平后面会有许多推陈出新的玩法。
BOSS來襲:嬌妻躺下,別鬧!
只有不断的新鲜玩法,才会让江东这些世家豪强子弟继续一掷千金。
同时也能让想要仿制的人,死的更快!
“朱将军请放心,我关平信义为先,我始终记得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关平当即也做了保证。
朱恒点点头,对于关二爷的信义,他还是相信的。
如此家庭教育之下,他认为关平也定然如此,更何况赚钱之后,每个人都很兴奋。
朱恒知道自己一夜未睡,可就唯独关平表示对此没什么在意的。
那些堆积如山的铜钱和小土包般的马蹄金,对他而言仿佛没有什么吸引力一般。
若是山一样的rmb堆在关平面前,关平铁定会激动的睡不着。
可是山一样的五铢钱,他自然就没什么感觉了。
单从关平的这一点表现上,朱恒就知道关平是个不爱钱财之人,跟他合作,铁定不会吃亏。
孙尚香已经失望了。
如此多的人都知道刘备要走,自己也第一时间通知了二兄和公瑾大哥。
但如今他们两个都没有派人前来,岂不是二兄压住了公瑾大哥,当真是主动让刘备离开的。
甚至连五百白毦精兵都悉数到了渡口,准备登船离开。
在孙尚香的失落当中,终于有人打着孙家的旗号,乘着马车赶来。
“终于来了。”孙尚香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来了。”
刘备在心中也默念了一口气,估摸着孙权如今还没有醒酒。
船上送别的众人,皆是开始闭嘴不言,瞧着到底是谁来了。
马车到了渡口,掀开帘子,鲁肃率先下来。
除了孙尚香,众人心情颇为振奋,谁都清楚鲁肃是非常支持孙刘两家保持联盟的。
此时主公派他前来,今日刘备一定能走。
孙尚香的心情已经沉到了底,她也知道鲁肃前来所代表的的意思。
尤其是只有一辆马车,几名护卫,连军队都没有带来。
可万万没想到,从马车里又钻出了一个老头子,张昭张子布!
这两人为何会联袂而来?
“刘豫州,此行要走,也不提前说一声,当真是让我等措手不及啊!”
鲁肃人未曾到船上,可是声音先传了上来。
“事发突然,归心似箭。”刘备也是抱拳还礼道:“唐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