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曼清见龙玉醒来,赶紧擦了擦眼睛,“我没事。”
曼清话一说完,也不待龙玉多话,直接把油灯吹灭,躺在床榻上和衣而眠。
如此囧态。
曼清可不想被龙玉给戳了。
毕竟。
曼清在慈航殿当中,可以说一直以高雅的形像存在的。
曼清如何。
一品帝師
最強唐僧戰西遊
此时的钟文却是不知的。
钟文从自己师傅的屋子里出来后,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屋子。
墨离已是安顿好了。
根本不需要钟文多去操心。
况且。
總裁欺我上癮 晚夏
自己一个大男人,这半夜三更的跑去见一个女子,也着实有些不方便。
哪怕墨离是新来的客人,钟文身为主人家,也不能在这个时间前去看一看的。
就更别担曼清这个圣女了。
而此时。
龙泉观外不远处。
老驼与那地荒的地煞二人,已是停步不前,望着不远处的龙泉观。
巔峰狂少 無境
二人此时的心思各有不一。
老驼希望地煞率先进入龙泉观。
而深知老驼狡猾的地煞,心中也期望老驼先行入龙泉观。
二人就这么僵持着。
谁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等着什对方先行。
这一等,却是过了一刻来钟的时间。
老驼可以说是一个老江湖了。
而且依着老驼的本性,他自然是不会走在前面的,即便他的境界比地煞要高,可老驼本性多疑,在任何时候,任何场景,均是如此。
即便他天荒的荒在此,估计老驼也不可能先行的。
而且。
老驼也属于那种耐性实足之人。
对于地煞都不先生,老驼更是愿意一直等下去了。
老驼可不想进入到这样一个未知之地去。
即便他知道一些关于龙泉观的消息,可他一样不敢入内。
老驼能等,可地煞却是不能等了。
都过去一刻来钟了,地煞越发的心急了起来。
在来之前。
他地荒的荒主地岩交待过,一定要查清楚这太一门的底细,哪怕受点伤,也要弄清楚这太一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反观此时隐于山林之中的墨幽。
墨幽身为一个早已是步入到武道之境的高手,而墨门又善于隐匿,他墨幽更是耐心实足了。
不过。
墨幽此时心中除了好奇之外,更多的是好奇。
两个武道之境的人出现在龙泉观外,而且行迹可疑的很。
墨幽心中猜测,这两个武道之境的高手,在这半夜出现在龙泉观外,到底是因为何事而来。
而且。
墨幽从二人的服饰上可以看出。
这二人出自三荒之人,而且还是天地二荒的人。
墨幽虽少有在江湖之上行走。
但对于三荒,却是深知这三荒底细的。
而墨门一直隐于白山黑水之间,其一个目的,当然是躲避这三荒的人察觉。
三荒建立之初的目的,就是会聚天下武道之境的高手。
绝不允许有武道之境的高手存在于江湖之上。
而墨家三门最怕的也是这三荒的人。
这也是在江湖之上,墨家三门少有名声的原因之一。
“从这二人的行为上看,这二人与这太一门好像有仇又无仇,然道是为了那小道士来的?据消息所知,这太一门好像只有那小道士乃是武道之境的境界,难道这天地二荒派出人来,是为了把那小道士弄进天地二荒?”墨幽越看越觉得有些意思。
墨幽能这么想,其实也是正确的。
相公這是21世紀 鸚鵡曬月
老驼曾经来过龙泉观,其目的也是如此。
只不过老驼的目的只是希望钟文能被他控制在手中罢了。
富貴錦繡
随着老驼二人继续僵持之下,地煞终于是忍不住了,“老驼,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二人此次前来是为了探一探这太一门,你不前行,我不前行,那必然会落了两位荒主之意的,老驼你境界比我高,理应你先前去查探。”地煞压着声音小声的说道。
“地煞,你也不用激我,境界我虽比你高,可谁又知道这太一门是否还有其他的高手呢?如我冒然闯入其内,遭到对方袭击,你觉得你又能逃离吗?我觉得还是你先行吧。”老驼闻话后,心知肚明。
他可不会冒这个险。
如老驼如地煞这般,估计坟头上都早已是小草变大树了。
“那你说怎么办?水荒的人也不知道在哪里,至于是不是在这观中,我们也不知道,如水妖真的在这观中,依我的身手,想来在水妖的掌下也逃不过五招,而你我二人联合,说不定他水妖也不会乱来的。”地煞又放言。
老驼一听到水妖二字后,全身就紧崩了起来。
着实。
他们从水荒离开后,老驼心里一直觉得这水妖就在这龙泉观。
或者水妖本来就出自于太一门。
水妖未成为水荒之主之前,来处谁也不知。
即便天地二荒的荒主,天折与地岩,也不知道水妖的底细。
而且。
自打水妖掌管水荒之后,这水荒的实力就越发的增大。
而且更甚的是,水妖的实力,比起天折以及地岩来,更为强大。
这也是老驼惧怕水妖的原因。
从种种迹像表明,水妖有可能就是在这太一门。
可是。
老驼心中又有着很多的疑问。
就太一门的那个小道士,在东极岛毁去了不少的先天之上的高手,可如果这水妖又是太一门的人,这又好像说不过去。
可是水荒的人去了哪里,谁也没有一个数。
再加上太一门的那个小道士如此年轻就已是成就了武道之境,更是达到了武道之境五层以上的境界。
这就不得不让老驼心中生疑了。
“水妖在不在这太一门,我无法确定,但我肯定,这太一门中,必然还有其他的高手,要不,我们先回去向两位荒主禀报?”老驼依然选择退去。
地煞一听后反对道:“那可不行,我荒主说了,此行我们势必要查清楚这太一门的情况,反正我们已是到了这太一门了,以你我二人的身手,即便这太一门有高手存在,大不了我们把这观中的人作为人质,晾他们也不敢造次。”
地煞之言。
老驼心中是反对的。
可老驼反对虽反对,但最终还是向着地煞点了点头,“那行,不过一会你先进去,我殿后。”
二人均是如此小心,连这商议都好像成了一场决斗一样。
商议结束,二人也随之准备再次移步闯入龙泉观中去。
可他们二人并不知道,地煞的这一席话,却是让隐于林中的墨幽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拿龙泉观的人当作人质。
这是他墨幽绝不允许出现的。
自己墨门的希望可是在这龙泉观中呢,而且那个希望还是他墨幽的孙女,他怎么可能会放任自己的孙女处于危险当中呢。
哪怕他墨幽想用这二人试一试钟文的身手。
他也不敢拿自己孙女的性命当作筹码。
就在老驼与地煞二人运气准备闯入龙泉观之时,墨幽却是率先动手了。
墨幽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子直击老驼。
“咻”的一声。
老驼突然感觉不对,耳中传来破空之音,闻声后,顿时紧张的纵身飞退而去。
地煞先是慢了一拍,但也同时纵身飞退。
二人这么一飞退。
根本不顾他们这一次的任务,纵身没命似的要逃命去。
就刚才那破空之音。
响彻在他们二人的耳中,哪里会不知道这破空之音是出自于一位武道之境高手之手的。
如此变局。
可以说全部来源于老驼的狡猾了。
二人飞退之际。
墨幽也随之纵身追了过去。
话说钟文。
不久之前,墨幽那掷出的小石子的破空之音,使得本来欲将睡下的钟文,惊得心中起了疑。
就连曼清都听到了这石子的破空之音。
“九首你回来了。”当曼清从不远处的屋中出来之后,正好碰上从屋中出来的钟文。
钟文看向曼清,脸上淡淡的笑意展露,“曼清你可还安好?”
禍水天下 田艾文
当钟文这笑意一出,曼清突然觉得自己刚才暗自神伤流泪,一切都成了泡影一般。
随之曼清笑了笑,“我还好,你呢?”
钟文见此时不是说话之机,只得抱以歉意,“当下不是叙话之机,刚才观外有破空之音,我得前去查看一番,待明日我再与你叙话如何?”
“好。”曼清听后淡淡的回道。
至此。
钟文也不再多言,身着曼清点了点头后,纵身往着观外而去。
观外。
片刻之后。
一追二逃之下,已是到了龙泉村的那条小道远处了。
纵身追击的墨幽,身在半空之中,手持利剑,向着前方不远处的二人大喝一声,“给我留下吧!”
老驼与地煞二人一边奔袭逃离之时,一边回过头来看向追袭他们二人之人。
墨幽他们二人根本不识得。
可对于对方的纵身术,却是惊得无以复加了。
有着如此的纵身术,片刻就已是追击到了他们二人。
可想而知。
追击他们二人之人,绝对是一位武道之境七层的高手。
群神亂吾
哪怕最为擅长纵身术的老驼,都对于后面的那位武道之境高手佩服不已,同样也是心惊不已。
论纵身术。
老驼自认为自己的纵身术,放眼天下江湖,绝对可以排第三。
而那排第一之人,即是那水荒之主水妖。
指第二之人,是天荒的荒主天折。
哪怕就是地荒之主地岩的纵身术,都要逊色于他老驼一筹。
而这位追击他们二人的高手,其纵身术,可以说能与那水妖相媲美了。
随着墨幽的利剑下挥。
“扑”的一声。
地煞背部直接中了一剑,从半空之中跌落了下去。
“前辈且慢。”老驼见那陌生的高手见面二话不说就开打,其纵身术又是高绝无双,惊得大声一喝。
“哼!你也留下吧!”墨幽此时根本不在意老驼的话,什么劝阻不劝阻。
想要拿龙泉观的人当作人质,墨幽可不希望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更何况,还是要拿他的孙女作为人质,墨幽怎么可能会放过眼前的这两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