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
就这样,师弋直接被光带笼罩,陷入了阵盘的覆盖范围之内。
解雁行的出手之果断,让师弋有些没有想到。
不过,面对如今这种状况,不仅只是师弋没想到。
天藤山和阵天门两方的修士,都感觉出乎意料。
阵天门的高阶修士倒还好些,毕竟同为阵道流派。
在应对这法阵之时,阵道修士有些先天的优势。
所以,这些解雁行的同门并不担心,他们自己会伤在这法阵之内。
然而,天藤山一方的高阶修士就不会这么想了。
在他们看来,阵天门这是敌我不分。
对方这是要用法阵,将他们这些盟友也囊括进攻击范围之内。
就这样,天藤山一方直接停止了对师弋的攻击。
之前与解雁行有说有笑的天藤山长老,再次站了出来。
其人强压着怒气,一脸阴沉的对周围阵天门修士说道:
“你们阵天门这是什么意思,既然身为盟友怎么也不该,连自己人也一起攻击吧。”
此时,阵天门一方也有些发懵。
好在这个时候解雁行的师兄站了出来,其人开口对那长老说道:
“动用这法阵并非我阵天门的本意,全是解雁行个人行为。
我们会负责带着诸位道友,从这法阵法阵当中安全撤出的。
待出去之后,我作为师兄定会狠狠惩处……”
然而,其人的话语尚未说完,整个法阵开始快速的运转了起来。
周围光芒褪去,就好像遮在法阵之上的黑布被揭开了一般。
这个时候,身在法阵之内的阵天门修士,这才看清了这座法阵的真面目。
看着周围的法阵,解雁行的师兄咬牙切齿的接着说道:
“出去之后,我定会把解雁行给打个半死的。”
原来,其人已经认出了解雁行所使用的法阵。
如今,他们身处的这座法阵。
其威能几乎可以说是,特殊阵盘所能释放的威力最大的一个。
如果单以威能而论,这座法阵甚至比之前,那座一击杀死十多名高阶的束神龛敌阵还要强。
一念及此,解雁行的师兄一咬牙,大声的说道:
“是地星大阵,诸位同门快快动用阵道从这阵中脱身,否则就真的走不掉了。”
说罢,其人运转起阵道功法。
在功法的辅助之下,他的身行化为一道流光,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接着,剩下的八名阵天门高阶,他们的动作也十分麻利。
不过片刻,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用阵道能力逃离了当前位置。
一时间,留在原地的只剩下师弋、云天和天藤山一方的十名高阶修士了。
这个时候,如果天藤山一方还看不出来,他们是被作为了弃子。
那么,他们也就不用在修真界混下去了。
面对如今这种局面,在场的天藤山高阶都不禁狠的牙痒痒。
天藤山掌门看了一眼,仍旧对阵天门破口大骂的长老,然后开口说道:
“如今再怎么骂都无济于事了,为今之计就是尽快从这法阵当中脱身。
只要我们能从这里出去,凭借护山天藤所编织的落网。
阵天门那些背信弃义的家伙,一个也别想跑。
动作快,我们这就往法阵的边缘位置前进。”
天藤山掌门的话语,好像一颗定心丸一般。
让原本有些惶惶不安的手下,在瞬间安定了下来。
他们一行人马上依言,向着法阵外围飞去。
这个时候,师弋和云天这两个敌人,反而不再那么值得关注了。
只有天藤山掌门在临行之前,向着师弋他们所处得位置看了一眼。
不过,其人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因为师弋的应对速度,远比他们天藤山还要更快。
当阵天门一方动用阵道能力离开之后,师弋就已经意识到了情况不妙。
能够让阵天门这群阵道高阶修士,放弃救助盟友。
由此也能看出,他们口中的地星大阵,究竟有着怎样的威胁。
面对这种情况,师弋自然不可能继续留在原地,硬接威力不明的法阵攻击。
所以,师弋当即就带着云天,快速的向着地星大阵的边线飞了过去。
只要能够到达法阵的边界位置,凭借阴符之利,师弋有十足的把握从这法阵当中脱身。
然而,此前就已经说过了。
解雁行所使用的秘术,乃是专门为了配合特殊阵盘而设计的。
这秘术其他的功能并不强,不过结合了部分宇道特性,突出的一个优点那就是大。
不仅是阵盘发动瞬间,捕获敌人的范围足够大。
而且,法阵的内部空间,也远远超过了从法阵外部观测到的正常大小。
就这样,师弋和云天尚未飞过多远,整个法阵就已经完全发动了起来。
只见,地面在持续不断的震颤当中。
如同蒸熟的馒头一般,大幅度的出现了隆起。
接着,只听见一声直入苍穹的巨响。
那隆起的地面之下,就好像埋藏了巨量火药一般,在这一瞬间完全炸开。
無限工廠系統 報告蟹老板
土石向着四面八方飞溅,如此密度飞射的土石,想要完全躲避实在是有些困难。
不过,师弋的肉身强度,就算真个被打中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话虽如此,但是为了保险起见。
师弋和云天还是在第一时间,撑起了各自的法华。
那些飞溅的土石在法阵的加持之下威力惊人,不过片刻师弋和云天二人的法华,就被这些土石砸的摇摇欲坠。
眼见法华已经撑不了多久了,云天马上做好准备。
只等法华破碎的一瞬间,就开启他的报身能力来进行自保。
然而,就在其人与那些土石相接触的一瞬间。
那些土石就好像苍耳一般,直接黏在了云天的身上。
接着,这些土石沿着云天的身体快速蔓延,不过片刻就将其人变成了一座石雕。
另一边,师弋自己也同样没能幸免。
那些土石如同疾病一般,快速的石化着师弋的身体。
不过,师弋毕竟经历过各种危机,应变能力那是相当出众的。
只见师弋停在半空,果断的开启了灭日佛盒和精力转化。
有着这两项加持,师弋的力量在顷刻之间,就被带到了巅峰状态。
接着,师弋猛得将全身肌肉绷紧。
贲张的筋肉让师弋的身形在瞬间膨胀了不少,在强大的肉身力量作用下,师弋硬是将身上石化效果给撑爆了。
从石化状态中挣脱之后,师弋一个俯冲抓住了正在向下坠落的云天。
此时云天的报身能力还远没有过去,所以即便是摔到了地上,也绝对是不会致死的。
甚至从高空坠落下去,还有可能帮助其人从石化状态下脱困。
师弋之所以选择抓住对方,当然不是多此一举。
因为,就在刚才土石崩散的档口。
包裹在土石之下的东西,已经完全暴露在了师弋的视野之下。
原来,之前导致地面隆起的东西,乃是一颗如同太阳般闪耀的圆球。
它不仅有着如同太阳一般的光亮,而且它所散发出来的热量也同样惊人。
这地星大阵当中的地星,想必就是指的眼前这个东西了。
如果不是师弋抓住了云天的话,任由其人坠落在地星之上,那么其人的结果想想也能猜到。
师弋抓住云天之后,趁着其人尚在报身状态之下。
鬼圖鑒
于是挥起手掌,用力打在了云天的身上。
虽然在报身不死性的保护之下,师弋这一击并不会要了云天的命。
不过,不死也仅仅只是字面上的不死而已。
以师弋的力量,云天只觉得他的黄疸都快要被打出来了。
前夫,遊戲結束 淚小兮
石化状态被师弋暴力破解,云天刚刚想要缓口气。
然而,师弋催促的声音,又在此时响起:
“没有时间了,我们必须赶在地星升起之前离开这座法阵。”
云天闻言,连忙向着位于下方的地星看了过去。
地星的体积十分的巨大,之前云天根本没有留意。
如今,经过师弋这一提。
云天这才发现,那地星正在从地下深坑,不断地向着天空方向升起。
正如师弋所说的那样,如果他们二人不尽快离开这里的话,体型巨大的地星将会填满整个法阵。
逃婚媽咪很惹火 韓秋草
介时,就算这地星大阵再没有后续变化,仅此一点就已经足够致命了。
以这地星所展现出来的炙热,就算师弋与之近距离接触,恐怕也要脱层皮下来。
云天见状再不敢怠慢,其人跟在师弋的身侧继续向着法阵边线飞去。
两人就这样不断全速飞行,不过越飞师弋的脸色越是凝重。
不做你的傀儡女友 融冰
尤其是感受到,下方地星所传来的热量越来越强之后,师弋的心情也越发沉重。
师弋已经发现了,正常情况下凭借速度。
几乎不可能赶在地星升起之前,飞到法阵的边缘地带。
毕竟,结合了宇道手段。
这法阵之内所展现出来的距离,根本就不能以常理来计算。
在距离被拉长的情况下,正常的飞行手段怎么可能奏效。
关于这一点,师弋当年在迎战方隐川之女,方流萤这个宇道修士的时候,已经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再者说,如果能够单纯依靠飞行速度脱身的话。
之前,那些阵天门高阶修士,也不会忌惮到,连他们的天藤山盟友都抛起了。
一念及此,师弋直接悬停在了半空之中,没有继续再飞行下去了。
另一边,云天眼见师弋停了下来,其人随即也停在了师弋的身侧。
之前三番两次被师弋给救下,如今云天完全是以师弋马首是瞻。
况且,修真界从来都是不看年纪,只论个人实力的地方。
实力弱的听从实力强的,在任何人看来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不过,此时毕竟关系到身家性命,眼看师弋停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云天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
“师道友,何故停下来了。”
师弋闻言,喃喃自语道:
“我只是在想,我们或许该找个向导了。”
…………
另一边,阵天门一行人利用阵道能力,在地星大阵当中不断穿梭。
大凡法阵,都会由阵眼、阵势、阵基三部分构成。
阵眼毫无疑问就是,法阵最为关键的部分。
以汲魂之地为例,那里就可以理解为一个占地巨大的法阵,心协镜就是作为阵眼而存在的。
最強監獄系統
势即为形,阵势便是法阵之形。
法阵展开之后,会呈现出怎样的一种形态,全部都是由阵势所决定的。
之前,师弋在与张如山的交战之中。
对方之所以能够,操纵掩盖至妙宫驻地法阵的本来面目。
正是因为张如山凭借他的势道能力,改变了阵势所产生的效果。
至于阵基那就更好理解了,它就是构成一个法阵的框架。
无论是刻画出来的法阵图形,亦或者是阵旗之类的道具,都可以称之为阵基。
放在眼下这种情况,之前解雁行所释放的特殊阵盘,就是这座地星大阵的阵基。
不过,除了这三种结构之外。
法阵其实还有一个,不算结构的部分所构成。
没错,那个部分就是漏洞。
无论多么严密的法阵,只要是人为制作出来的,那么就难免会有漏洞。
这些漏洞一般非阵道流派之人,是很难发现的。
而阵道修士利用他们的功法特性,可以很轻易的发现一座法阵当中的漏洞。
阵道修士之间的内战,可以说就是找到对方法阵当中的漏洞,并予以破解的一个过程。
羅喉 李北
在敌人寻找法阵漏洞的过程中,将对方按死在自己的法阵之内,是一个高明阵道修士的惯用手段。
所以,在阵道修士内战当中。
法阵里或真或假的漏洞非常多,主要就是为了迷惑对手。
然而,此时这座地星大阵之内,肯定不会存在这种情况。
毕竟,解雁行从一开始就知道。
此次他所要对付的敌人,没有一个是阵道流派。
法阵之内不管是什么样的漏洞,非阵道流派的敌人,都很难发现并利用那些漏洞逃走。
在这种时候搞真假漏洞,除了想把阵道同门给整死之外,再不可能有其他作用了。
解雁行虽然心狠手辣,但是只要他还想在阵天门混下去,就不可能对同门下手。
而如今阵天门一行八人,正在利用地星大阵的漏洞,不断地向着法阵外围穿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