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朱凤这一念升起,面前景物骤然变化,她神色微微一变,却是发现,此刻他们哪里是在向内层回返,而一直是在往虚空深处而去!
而更令她为之警惕的是,究竟是什么东西使得他们的感应受到了扭转?
梅商这时也是同样发现了不妥之处,他想了想,神情凝重道:“朱道友,我等恐怕是遇上邪神迷障了。”
早在与天夏第一次与虚空邪神打交道的时候,便就发现,邪神有一种惑乱感应的能力,这也是邪神难缠之处,心神若是不曾固守,稍有偏移,就易被其所惑,不过一般来说,由于玄尊胜在全方面的强,便是中了算计,最后死的往往也是邪神。
可这一次却情形有异,他们无法分辨自己究竟是何时中了迷障的,足见今回所遇见的邪神不同于以往他们之所见。
朱凤道:“立刻调转舟首,返回……”
只是说到这里,她却是收住了口,因为她忽然意识到,这迷障来得无声无息,并不见得自己认知到其存在便就真的破了,自己以为看到了真实,但或许这个认知仍有可能是被部分扭转的,在未能完全确定之前,绝然不能妄动。
她立时从袖中取出了一根长香,这是自守正宫中带来的“定静香”,可以去疑存思,就是为了防备迷障之用。
她将此香点燃之后,稍稍运法,顿时感觉眉心一阵清凉,意识也是随之一清,她立刻唤过一名女弟子,道:“把方才的传讯再送一遍去往玄廷。”
重生之誤入豪門
那女弟子哦了一声,但却呆呆立着不动。
朱凤知晓不妥,往外看去,发现所有弟子都是一个个失神的站在那里,仿若木偶一般。
她一蹙眉,知道这些弟子因为功行浅弱的缘故,仍是失陷在迷执之中,哪怕是定静香也没有太大用处。
若是强行唤醒,那或会致使其神伤魂损,虽然她并不看重这些弟子,但也不想害了她们性命根基,于是轻轻一拂袖,令其一个个都是倒地昏睡过去。
她抬首道:“梅守正,虽此前我已是令弟子传讯去了玄廷,告知归返之事,但我也不知那训天道章是否真能穿破迷障,将这消息传了出去。”
梅商想了想,道:“朱守正与外层定约之时是六日?”
朱凤道:“是的。”
他们这回出来十分重视自身安危,当然不会玄廷长久隔开联系,曾与外层镇守做过定约,若六日不作牵连,那么即是遇上难局了。
梅商道:“此刻出去定然不妥。外面那邪神若是能够立刻拿下我二人,那也不必耍用这些花招,也不必将我感应偏引,而外面这件法器不破,我等自身不乱,其便无法奈何我等,我以为,我等不妨坚守待援。”
朱凤道:“假设此前传讯无用,待得玄廷发现不妥再寻到这里,那最快八九日,最迟恐要十余日了,那么我们若选择坚守,那许要待得半月左右。”
梅商道:“定静香这里道友还有多少?”
朱凤道:我只带了出来三根,一根能支撑三日。”按正常情形看,三根定静香是绰绰有余了,但现在却不一定了。
梅商道:“只能尽量坚持了,我们自身先不能乱。”
朱凤轻轻点头。
梅商这时忽有所感,他看向外间,朱凤也是一并望了过去,便见外间一片无边无际的黑幕笼罩了过来,本来可见的漫天繁星似受此遮蔽,却是一枚枚黯淡下来。
不过在定静香的扩散之下,他们因为驱赶了部分迷障,所以也是见到了最为真实一面,发现那哪里是什么黑幕,而是一张庞大无比的深沉巨口。
而此时此刻,这一艘法舟正在往里投入进去,而到了近处的星辰,都是变得黯淡无光,再是被加快吞没入内。
朱凤、梅商在天夏未至此世之前便即成道了,都是经历过众多事机的玄尊,乍然见到这凶险一幕,虽然心中紧凛,可也没有当真慌张。
两人对视一眼,立刻法诀一拿,将法器飞舟定住,不再令其往那深处投去。
悠然千年後
这也是此刻最好的选择。
官梯 釣人的魚
可本来飞舟往前行进还好,这一停顿下来,却是立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拖拽之力。
忽然遭到了外部力量的袭击,两人却反倒是心定了,因这总算进入了他们熟悉的过招路数中了。
漫漫婚路 朝暮成雪
梅商应对很快,自袖中出一个铜印,往下一扔,立有一团玄金之色的光芒展开,由两人脚下向外扩张,顿将这艘法器飞舟一下定住。
朱凤也是有斗战经验之人,此刻没有动手,而是候在一侧,准备看到有任何不妥后随时支应。
我做許仙的日子
可是此后,那力量并没有因此增加,也没有发生其余变故,局面一下僵持下来。
但是两人却觉得,有些地方似时不对,不约而同转目看去,竟是发现那第一根烟香竟然已是快要燃尽。
两人心中一惊,因为这一根定静香正常情形下可点燃三天,但是他们感觉之中分明没有过去多久。
朱凤自查了一遍,十分肯定道:“邪神绝无可能令我识错自身之感应,定是定静香受了太多外来侵扰,所以才燃得如此之快。”
梅商点头,他也更愿意相信这一点。要是他们连自己内在感应都被影响了,那他们根本不必抵挡了,等着认输就是了。他道:“还是那句话,我们自身不可乱。”
而就在这两句话的功夫里,那一烟香已逐渐到了尽处,朱凤在其即将燃尽的那一刻,把袖一挥,立刻又换上了一根新的定静香。
不过这一根也未能坚持多久,感觉之中只是过了一小会儿,便只剩下了短短一截。
再过去片刻,朱凤拿出第三根定静香换了上去,道:“这是第三根了,此香若失,那只能靠我们二人自身的定镇之功了。”
梅商默然不言。
朱凤则是定坐了下来,守心定持。
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起了自家老师教导自己的那些时光。
那时她还是一个七八岁小女孩,有一日被老师唤去考验心性,那时也是这般坐着,老师关照她,哪怕屋子塌下来都不许动。
她很乖巧的应下,而与她在一起的,还有其他几个小女孩。
可谁知道,在老师出去之后,整间屋子忽然摇晃起来,随后屋顶自上塌落下来,她很是害怕,可是听从师言没有跑,可有的小女孩站起跑了出去,有则被惊吓得发出哭声,还有的似被掩埋了瓦砾之中,而她很幸运的没有受伤。
待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老师再一次站在了面前。
她问老师,哪个选择才是对的?老师言没有哪个是对的,无论做出什么选择,只要自己觉得有道理就好,修道路上最忌心思不定,在未见结果之前,自身千万不要有所动摇。
她后来也问了,那些被砸倒的小女孩是不是真死了?可是老师却没有回答。
后来随着她功行渐长,才是忽然醒悟到,哪有那些小女孩啊,那些人其实都是她自己,都是她内心深处的每一个选择。
她睁开眼,不知不觉间,那第三根烟香燃尽了。
她道:“梅守正……”
土娃的崛起人生
她的声音在空荡荡的飞舟之内回响着,一阵阵向远处传出去,但是没有任何回应。
她转首看去,不知何时,本该坐在那里的梅商已然消失不见了。
她往外看去,凤目一凝。却见一根根无数带着眼目的滑腻肢体此刻往飞舟之上缠绕上来,并将飞舟慢慢勒紧。
她倒是没有半点慌张,自袖中拿出一枚秘炼香丸,起指轻轻一搓,随着粉末飘起,有清淡香气飘散出来,也有轻柔雾气洒开,如清冷月光往外而来,那些滑腻肢体被粉末沾染,都是化为灰白色的松脆石块,一截截松脱掉落下来,化为了散碎砂砾。
可是随后又有更多肢体攀附而来,它们从深沉昏暗的虚空之中而来,仿佛无穷无尽。
朱凤在蒲团之上肃然端坐,她竖指拿决,过去片刻,一轮好若冷月的明光霎时在背后绽放出来,将整个飞舟都是撑住了。
那些肢体纷纷退去,可是过了一会儿,却又有浓浊粘稠的黑色脂水蔓延上来,这一股深沉之暗好似要将人推入最为深长的梦境之中。
虚空之中茫茫群星皆是消失无踪,感应昏沉,万物皆暗,朱凤身后那一轮清冷月辉就是此刻黑夜之中唯一一点明光,但此刻这明光却是在被逐渐沾染,颜色来越深,越来越黯,被迫不断收缩着。
而就在那黑暗几乎要把一切都是淹没之时,忽然间,一道清澈如水的光华忽然照来,瞬间将这一片黑幕撕开,使之并向着两边逐渐退去。
朱凤望上看去,便见一个满身清光、姿貌高绝的清秀道人出现在了上空,周围是丝丝缕缕的明湛光芒。
她认得来人,心下微松,万福一礼,道:“正清道友有礼了。”
梅商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了她的感应之中,其人惊喜言道:“师兄?你怎么来了?”
正清道人看了下面一眼,道:“师弟、朱守正,你们随我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