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陆吾的巨爪像是泰山从天而降。
在它眼中,陆州就不过是稍稍大一些的小金人。
这一掌能不能拍碎这“弱小的金人”。
众人呼吸屏住。
黑莲后退。
轰!
巨爪落了下去。
陆州落地,金身如擎天巨柱,硬生生举起了未名剑。
巨爪也在距离地面二十丈的地方停下。
滋————
防御惊人的巨掌,竟能和未名剑相互对峙?!
陆州看得惊讶。
这就是兽皇的能力?
若跟它耗,十分钟过去,就悬了。
“太玄之力!”
未名剑绽放蓝光。
砰!
合级未名剑,加太玄之力,加对方强力压迫的反作用力下,终于向前推进了半米,刺入巨爪之中。
嗷——-
陆吾吃痛,抬回巨爪。
口中再吐白雾。
地面上的紫气越来越盛,那些狸力的尸体,像是燃烧了似的。
宛若紫色炼狱一样的空间,遮盖了整个剑北关。
陆州不着急对付陆吾,踏地而起。
数百名黑莲修行者不断挥出剑罡。
陆州目光搜寻。
闻嗅神通。
“穆尔帖,你往哪躲?”
闻嗅神通迅速捕捉到了穆尔帖的气味,筛选掉所有无关的气息,锁定了位置——
虚影一晃。
一剑刺向人群后方的黑莲修行者。
哧!
未名剑延展出数十丈之长的剑罡,穿过了那名黑莲修行者胸膛,砰……
那修行者背后,穆尔帖拳头顶住了剑罡,面色骇然。
四面八方的凶兽再次像潮水般涌来。
陆州不管不问,踏空强行,推着剑罡朝着穆尔帖而去。
他比那些凶兽还要野蛮冲过兽群,将凶兽撞飞,来到了穆尔帖的面前,几乎是面对面,四目相对。
穆尔帖吓了一跳,呼吸一紧,疯狂打出拳罡。
砰砰砰……
不負情深不負婚 雨落尋晴
狂风骤雨般的拳罡,围绕着陆州进攻。
周围都是穆尔帖的残影。
哪怕他现在只有十命格,但在全力爆发的情况下,也绝非陆州真正实力所能比。
砰砰砰……
拳罡在金身上留下道道晕圈。
陆州始终风轻云淡,悬空而立,丝毫没有受到伤害和影响。
数个呼吸之后,穆尔帖凌空后退,停在空中,难受地道:“为什么?”
陆州抬头,看向穆尔帖,说道:“打够了?”
“陆……陆阁主……朕想和你再谈……谈……”
“打够了,便领死。”
陆州虚影闪烁,释放帝江的命格之力,再次来到穆尔帖的面前,手中未名剑爆发百万级的剑罡。
宛若游龙一样飞旋汇聚,向前直刺。
陆州只需要考虑进攻即可,丝毫不用考虑防御,甚至连弱者的进攻都懒得理会。
他要保留足够的实力,专心对付强者。
将擒贼先擒王的战略,贯彻到底。
看似七命格,实则这一剑足有八命格的威力,所有的力量全部都专注在了剑上,再加上太玄之力,一股致命的威胁压迫而来。
“冥王戒!”
冥王戒爆发光芒。
穆尔帖的身躯变得强壮了一些,双臂如同镀了黑金一样,变成了紫黑之色。
砰砰砰,砰砰砰……
他疯狂地抵抗着陆州的剑罡。
可能是被陆州之前所展现的五重金身所惊骇,加上对黑塔集体降格事件的警惕,迫使穆尔帖全力以赴。
百万道剑罡都被他的冥王戒和拳罡抗住。
双方后飞。
穆尔帖双目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拳,激动道:“陆阁主,您变弱了!”
“是吗?”
陆州再次闪电般袭来。
这时,天空中,陆吾的巨爪再次落下。
比之前更大更强。
陆州眉头微皱:“畜生!”
回身一转,一张普通致命一击化成的儒门浩然天罡掌印,朝着陆吾飞去。
庞然大物般的陆吾双目如日月,盯着那飞来的浩然天罡,巨爪改变方向,朝着掌印迎了上去。
轰!
大地颤动。
方圆百里范围,都能感受到这剧烈的震动。
那浩然天罡掌印竟穿过了陆吾的巨爪,冲着它的心脏飞去。
砰!
命中!
嗷——————
陆吾的身躯如同巨浪翻滚,向后一翻。
“人类……”
它的嘴巴中发出不甘的音符,向后翻滚了数圈,再次立住。
巨爪残破,胸口鲜血汩汩流出。
凶兽和人类们都看傻了眼。
“他居然能破开陆吾的防御!这怎么可能?”
果然没有任何奖励。
如同四颗心脏一样,它的生命结构和人类不同,需要灭掉四颗心脏,才能彻底杀死。
只摧毁一颗心脏,甚至连奖励都没有。
陆州并不后悔,而是继续朝着穆尔帖飞去。
穆尔帖见状,掉头便跑!朝着剑北关闪烁。
“哪里走!”
陆州虚影连连闪烁。
迎着漫天的凶兽和剑罡……
“如此野蛮的打法,真是平生第一次见!”
“他无视了所有的人进攻,你没发现吗?”
“黑皇要逃吗?”
黑耀联盟的几名修行者似乎没有受到紫气的影响,意志产生了动摇。
黑皇掠去的方向,便是陆吾坐卧之处。
陆州紧随其后。
身后的凶兽还在前仆后继地进攻着陆州。
也就是这时候,一道白光从天而降。
左边太阳,右边月亮。
正中间,便是那仙子般的蓝羲和,从天而降。挡住了黑皇的去路。
她双目微闭。
双臂合拢于身前。
她的头发如湛蓝的晴空,眉心之见,日月符号闪烁荧光。
日月落下两道强大的光柱。
她的背后是黑与白当前已知最大的星盘……
三十六道三角形前所未有地冲出了命格区域,罡风吹动长发,飘散四方。
黑皇穆尔帖抬头,颤声道:“天地之力……为什么你可以调动天地之力……”
蓝羲和眼睛睁开。
日月星轮和星盘爆发出浩瀚的光柱力量,冲向四方。
光柱无差别地绞杀着陆州身后的黑莲修行者和凶兽。
一招,只需一招,便剑北关的空间肃清了一大半!
方圆万米内寒气逼人,雪花飘落。
三十六道三角形,瞬间合拢,形成一道神秘莫测的利刃,飞向陆吾。
陆吾纵身而起,轰!
地面上留下四道脚印!
纵入了云端。
那利刃调转方向,朝着穆尔帖劈了下去。
砰!
穆尔帖落了下去。
千界婆娑法身收缩。
瞬秒一命格。
“蓝……蓝羲和……你——”
美漫次元化
不良千金,男色欺上身
蓝羲和的发色恢复了正常,日月星轮收回,抬头看向天际。
“小心陆吾,它很不简单。”
陆州浑身沐浴在金光里,说道:“老夫倒是小瞧了你。”
这一招命关之力,比在白塔时,要强得多。
呼——
天际云卷云舒。
“陆吾。”蓝羲和抬头看向天际,身形虚晃。朝着天际掠去。
重生之聖人系統 九翅烏鴉
……
陆州俯瞰被蓝羲和击落的穆尔帖,同时瞄了一眼时间,时间还算充足。五分钟过去,天平已经出现了倾斜。大部分的凶兽和黑莲修行者都被他和蓝羲和击杀。
絕世神醫:鬼帝的腹黑狂妃
陆州看了一眼高阶降格卡,或许是该结束了。
要留下一些时间善后,以免出现意外。
黑耀五虎的哲别离,还有大圆的一些高手还在。
不过太玄之力和命格之力还剩下一些,这得益于十三命格的蓝羲和协助,否则绝不会像眼下这么轻松。
然而——
穆尔帖却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站在大地上,站直了身子,疯狂地哈哈大笑。
“死到临头,还能笑得出来?”陆州负手道。
穆尔帖激动地道:
“陆阁主,你和蓝羲和一样强……连陆吾都忌惮三分……呵呵,可是你知道朕为什么不逃吗?”
他继续道:
“要不是有人毁了朕的狸力计划,你和蓝羲和绝不可能找到朕……也不会是朕的对手。”
陆州眉头微皱:“狸力计划是你一手操纵,不是樊若知?”
“那个蠢材不过是朕的棋子。包括陆吾!哈哈……朕明知道陆阁主修为高深,可依然敢来剑北关,您不想问问为什么?”
“嗯?”
“哈哈哈,哈哈……”他的笑声充满了愤怒的情绪。
双臂一抬。
衣服碎裂开来。
他露出了黑黝黝的身材,身上布满了黑色的符号。
他的拳头里握着一颗紫黑紫黑的晶体。
穆尔帖目光炙热地道:“来吧!”
他将晶体往地面上一拍。
轰!
剑北关,东南西北,一切都像是出现了纹路似的,它们的筋骨脉络都清晰可见地显示了出来,与剑北关的最北端勾连在一起。
“聚元星斗大阵?”陆州看了一眼北方。
“那不过是狸力的出口罢了……此物乃未知之地的圣物,可汲取天地之力,可聚死亡之力。”穆尔帖说道,“你挡不住的,哪怕朕死了,这圣物也能将朕复活!”
嗡——————
大地上的尸体飘起精血。
人类的精血与狸力的紫气混杂在一起,充斥着整个圣物空间。
还有不计其数的凶兽精血,提供着庞大的生机和能量。
天空中形成了一道旋涡,漏斗,开始迅速朝着那圣物汇聚。
穆尔帖朗声道:“陆阁主,你今天帮了朕……待朕魔功大成,会好好感激你!”
“你利用老夫?”陆州眉头微皱。
一切清晰明了。
难怪会选在四大道,难怪会有凶兽携带人类尸体赶往剑北,也难怪会有不计其数的狸力大军。
“要不是你的徒弟毁了朕的计划,朕四道游走,汲取人类的精血,你更加奈何不了朕!”穆尔帖说道,“魔功一成,朕可比十四命格,不死之身,永不受命格约束!”
陆州看了一眼红辇的方向。
又看向天际。
不能再耽搁了。
掌心里出现高阶降格卡。
说道:“穆尔帖,世间万物,皆应守恒。领死——”
五指展开。
一道光华瞬间布满天际,形成巨大的天罗地网。
网格的区域,竟和地面经络一样,向下覆盖。
穆尔帖自信心满满,打出万千拳罡,砰砰砰……砰砰……撞击那落下的网格区域。
那网格区域落下的速度极快。
穆尔帖连忙向四周闪烁,疯狂冲撞。
金家樓 柳殘陽
网格区域忽然收拢,砰——
撞击在了他的胸膛上。
千界婆娑法身被动出现,网格状的光芒化作流光进入星盘。
五道命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诡异而神秘的力量填平,黯淡无光,直至消失。
没有挖出命格之心。
不过,陆州倒也不在意……
反倒是穆尔帖,身子颤动地瘫坐在地。
陆州又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两分钟。
龍荒古道傳
黑皇只剩下四命格,不足为惧,就差陆吾了。
天际中,斗得难解难分,完全捕捉不到陆吾和蓝羲和的影子。
嗡————
那神秘圣物剧烈颤动。
所有的死尸,人类,飞禽走兽,残肢断臂,狸力,竟然飘了起来。
紫气弥漫,封闭了万米空间,空间扭曲,若人间炼狱。
万米区域内,花草树木,尽数凋零。
精血,元气,紫气,朝着圣物汇聚。
狸力大军的尸体,飘来铺天盖地的紫气……
狸力的尸体实在太多了,以至于那些紫气像沙尘暴一样袭来。
视野大大降低。
天空彻底阴暗了下来。
陆州出掌,打向那圣物。
砰!
“没用的!这是圣物!”穆尔帖道。
砰!
陆州再出掌。
圣物安然无恙。
待所有的狸力尸体的紫气全部汇聚到圣物中的时候……
这一片空间好像安静了一些。
“不够?”穆尔帖一惊,趴着向前,瞪大双眼,“不可能不够!”
“时也,命也。”
“不可能,绝不可能不够……给朕,快给朕!”他向前一扑,抓住圣物,调动元气,想要汲取圣物里的能量!
砰!
圣物将穆尔帖击飞!
嗡鸣作响,散发紫光。
穆尔帖不理解,哪里出了差错,没道理啊……
陆州也觉得奇怪,这圣物,要干什么?
嗡——————
地面上经络再次出现,勾连天地。
红辇上,端木生飘了起来。
蓝羲和留下的护体罡气,支离破碎,不复存在。
漫天的经络就像是蜘蛛网似的,将端木生控制在空中。
宁万顷一惊,闪烁来到身前,想要将所有的紫气驱散,奈何紫气太盛,不起作用。
他是瞎子。
他能明显感觉到四周的危险,以及空间里蕴含的诡异力量。
“陆阁主!?”宁万顷呼救。
陆州虚影闪烁,以金身挡在经络前方。
可惜,那些经络绕过了他,朝着端木生飞掠而去。
显然。
圣物要汲取端木生身上的狸力邪气。
陆州忽然想到了什么……回身一闪,来到端木生身前,一掌拍向端木生的丹田气海,喝道:“想夺老夫徒儿的命,你就是神,也不行!”
轰!
端木生的丹田气海爆发出一道青芒之光。
穆尔帖眼神复杂地道:“完整的太虚种子?!”
宁万顷也感知到了太虚的气息,不由惊讶道:“怪不得狸力的衰败力量到现在都没拿走他的命!怪不得……怪不得……”
太虚种子的气息,如万条游龙,将蜘蛛网似的气息全部吞没。
圣物悬浮了起来!
似乎是无法和至纯至刚的太虚气息抗衡,顿时爆裂——
漫天的紫色气息,朝着端木生汇聚。
PS:两大更都是合一加长版,直接八千多字,晚上还有。感谢我是丹尼斯的盟主,感谢英文组合下划线的五万赏。求票!理直气壮求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