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下榻在组委会安排的酒店后,庞小南决定去杜家转转,因为盘古二号的核动力,还需要杜家在拉什国雪原上开采的铀矿做补充,据公输鲁介绍,最近的铀矿品相越来越差了。
“这老杜也真是的,我们好歹是关系户,怎么能把次品卖给我呢?”
在出租车上,庞小南对杜浩然的做法有些不满。
到了杜家,庞小南受到了杜浩然的亲切接待。
“小南啊,现在丰日县的项目进行的不错,有劳你的父亲了。”
杜家在丰日县的旅游项目投入了不少资源,这些资源都在庞同以及庞小南物色的几个人手里发挥了应有的作用,所以最近项目的成果已经体现出来。
几个漂流的景点已经建设完成,现在正是暑假,周边的旅客络绎不绝,给漂流景点带来了可观的收入,照现在这个态势,漂流景点的投入一两年就能回本。
“杜老,这都是你杜家的资源配置到位,我父亲就是跑跑腿,不麻烦。”
庞小南坐在杜家中堂的圈椅上,嘴里满是谦虚的话语。
“哪里的话,一流的项目如果是三流的团队运营,那就是三流的项目,三流的项目如果是一流的团队运营,怎么也会成为二流的项目。”
杜浩然在商场上浸淫多年,知道团队的重要性高于一切。
“先不说丰日县的项目了,杜老,我想问你个问题,你供给我的铀矿,怎么听说质量很差啊?”
杜浩然知道庞小南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他这次来,肯定不是为了来蹭饭,对他提出的这个问题,其实杜家也是有苦难言。
原来这个铀矿开采的项目,是杜家和拉什国军政府共同合作的。
拉什国军政府同意杜家在拉什国的雪原上进行矿产的开采,但是开采出来的矿石,必须优先供应拉什国的需要。
也就是说,杜家现在开采的铀矿,成色好的矿石,基本上都被拉什国给截胡了,剩下来的,才能由杜家自由贸易。
但是杜家没有办法,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要是不合作,拉什国就会收回杜家的开采权。
“那就不能偷偷的留一点成色好的矿石运回国吗?”
庞小南打起了歪主意。
我能穿越一百年
“没用的,现在拉什国每天都派人驻守在矿区,一有矿石出来,他们的科学家就会拿去化验,矿石的运输,基本上也控制在军方手里。”
杜浩然说的是事实,现在杜家基本上就成了这个项目里最不重要的一环,就相当于挖矿的矿工。
“这拉什国也太不厚道了,当初你们在那里遇到了怪兽袭击,他们撒手不管,现在你们的生意做起来了,就跑过来分一杯羹。”
庞小南开始忿忿不平,好歹是自己帮助杜家度过了难关,现在却被拉什国的狗屁军政府摆了一道。
“没办法啊,”杜浩然两手一摊,“这拉什国就仗着自己资源丰富,虽然是个小国家吧,可是富的流油,完全不把我们这些矿产公司放在眼里,你不挖有的是人在排队。”
庞小南心里想着自己的机器人大计,逐渐意识到这个拉什国会是以后的很大一个阻碍,他悄悄的组织了一个计划。
“算了,小南,你的矿石啊,我可以想办法给你调一些品质好的过去,我们杜家也不止那一个铀矿,只不过,这价格,就不能再按我们之前定的了。”
杜浩然是个商人,朋友归朋友,价格还是要清楚。
“那是自然了,杜老,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我懂。”
庞小南一听矿石的事情还有补救,不由的把心里刚组织的计划往后推了推。
“实在不行的话,我们杜家还有专家团队,可以对矿石进行提纯,到时候也可以派过去给你们解决一下难题。”
作为矿产行业的大鳄,杜家的各种相关资源都很丰富,给庞小南解决一下小问题都是举手之劳。
“太感谢你了,杜老,今晚我们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
庞小南说要请杜浩然吃大餐,可是杜浩然又怎么会肯。
“你来了中都,自然是我这个东道主来请客了,对了,蓝烟现在放假,在家里没事干,我叫她过来陪你一起吃饭!”
杜浩然选在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京菜店宴请庞小南,这里的建筑古香古色,那装修可以说是雕龙画凤,看着不是高档,而是相当高档。
“杜老,你这太奢侈了,其实我在杜府吃个便饭就好,你们杜府的厨师也很不错的……”
“偶尔我们也要出来奢侈一把嘛,不然赚那么多钱干什么呢,哈哈……”
期待冒險
杜蓝烟听说庞小南是来中都打比赛,不禁两眼放光,杜浩然向看透了她的心思,就对庞小南说:“你在中都的这些天,就让蓝烟去给你加加油吧,这孩子,从小就喜欢看打架……”
“爷爷,那不是打架,是格斗比赛!”
杜蓝烟撒娇般的纠正杜浩然。
“好,格斗比赛,那你就去给你小南哥哥加油吧。”
“打打杀杀有什么好看的。”
庞小南倒是不介意多一个粉丝,本来他们东力军校在中都就是客场,只是这唯一的一个粉丝会不会遭受其他粉丝的白眼呢?
“放心吧,小南哥哥,我不会干扰你们比赛的。”
要不是庞小南说起HUKA的比赛,杜蓝烟还不知道比赛的时间和地点,这下她的暑假有了乐趣了。
庞小南笑着对杜蓝烟说:“原来你和我是一届的呢,我还以为千金大小姐不用上学呢。”
“她这个年纪不上学能干什么?总还是得学点东西的。对了,小南,你比完赛是不是回华海市,你干脆带蓝烟去玩玩好了,她在中都也是闲着,不如去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
杜浩然也是怕杜蓝烟在中都跟那班纨绔子弟来往过密,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要是跟着庞小南去体会一下民间的疾苦,说不定对她的未来有极大的好处。
“这个……”庞小南为难的挠了挠头,“比完赛再说吧。”
庞小南心里极不情愿带这么个拖油瓶回去,可是杜浩然的面子又不好不给,自己的父亲毕竟还算是给他打工,况且,以后还需要杜家的帮忙,只有先敷衍了。
在中都只休整了一天,HUKA就正式开赛。
比赛当天,庞小南还以为没什么人看,谁知道玄天体育馆座无虚席,还有好多人站在后面的过道上,里面的气氛可以说是比热情的沙漠还要热烈。
“怎么回事啊,王刚强,往年的比赛也有这么多人吗?”
在庞小南的眼里,这不过是一场大学生的武术比赛,不该有这么多观众的,因为就连华国比较流行的篮球赛,也没有什么人特意跑去看大学生篮球联赛。
“往年我不知道,不过今年HUKA组委会在宣传上花了大力气,你没看到这几天的首页新闻全部是HUKA的消息吗?”
王刚强说的没错,现在好多体育自媒体都在报道HUKA,毕竟这是华国的特色比赛,连华国的很多名人都要蹭一下热度。
“我只知道,往年的HUKA不卖票,今年开始卖票了,据说票价还不低。”
王刚强倒是消息灵通,现在HUKA半决赛的黄牛票卖到300块一张了,这还是远离看台的票价,比一些三线明星演唱会的门票还要贵了。
“这是怎么回事呢?”庞小南原来愿意当这个领队,就是因为知道这个比赛没什么人看,没想到现在这么火爆,这要是真夺冠了,那就太出风头了。
“这都归功于HUKA的新任主席啊,自从他上位以后,把HUKA商业化做的如火如荼,还带动了全国的武术热情啊。”
在王刚强的感染下,李易斯也开始关注各种HUKA的小道消息,说的头头是道了。
“哎……”王朗摇了摇头,在他看来,这阵势又要把天真和尚的威力渲染的更加传奇了。
在场地的两旁,大量的媒体正在进行赛前的讲解,里面不乏很多大牌的电视台。
暑假的赛事本来就少,而这HUKA刚刚选在没有大赛的空档,难怪这些媒体闻风而动,在大量自媒体的预热下,眼下HUKA是华国人民最关心的赛事,一天甚至上几次热搜。
鬥氣冤家:落跑俏佳人 無心燕雁
在场地中央,已经搭起了一个坚固的擂台,而在擂台的右侧正中,是一个绝佳的观赏位置,这个位置被泛华电视台的两个主持人占据,作为华国最有传播力的电视台,泛华电视台取得这个黄金位置可是花了大价钱的。
而场地的四周,有两个巨大的摄像机摇臂正在上下左右的移动,把擂台上和擂台周边的情况统统摄制到了镜头中。
步步驚心之庶女皇後 雪舞1987
HUKA甚至还仿照篮球联赛,请来了锣鼓队,代替那些暖场的篮球啦啦队。
锣鼓队鼓声一响,好像千军万马在呐喊,让在场的所有人心潮澎湃,都在紧张的期待第一场比赛的到来。
“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欢迎来到HUKA的半决赛现场,今天的玄天体育馆人声鼎沸,人头攒动,人气爆棚,据我所知,这是有史以来HUKA最热闹的现场吧?志强?”
“是的,往年我们来报道HUKA,这整个体育馆坐不到一半人,今年的盛况可谓空前,我们可以看到,连场馆的后排后面的过道里,都挤满了人,马科斯,你认为这里面有没有没买票的人?”
志强和马科斯是泛华电视台这次派出的两位优秀主持人,平时两人主要是讲解在华国甚至世界上最流行的足球,也算是泛华电视台的台柱子,这次台里派出两位干将,可见对HUKA的重视程度有多高。
“照我看啊,恐怕不会有没买票的人能够挤进HUKA的现场,要知道,这毕竟是HUKA啊,据说,HUKA调集了很多武林高手安插在各个入口,保证没有人浑水摸鱼。”
“我们由衷的高兴,看到华国的武林如此的繁盛,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HUKA可能比武林大会更加让人期待,毕竟,这是华国的未来,少年强则华国强,这些年,我国涌现出很多优秀的武林选手,比如这次进入四强的队伍里面,就有很多佼佼者。”
“是的,今天半决赛的第一场,是东力军校对阵春风大学,现在,两支队伍的选手已经入场,让我们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两支队伍的选手入场时,全场的观众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仿佛这两支队伍是来到了自己的主场,实际上,东力军校和春风大学都是外来的队伍。
“我稍微给大家介绍一下赛程,”志强拿起了面前桌子上的赛程表,“今天是半决赛,四支队伍将在一天之内决出晋级的队伍,上午是东力军校对阵春风大学,下午是华大对阵西北联大,明天将进行决赛和三四名的争夺,而后天,将进行个人赛。”
“是的,这次HUKA的总决赛,将在三天内比完,这对进入比赛的各位选手来说,都是非常考验体力和精神力的时刻,这是一个艰苦的过程,但是,正是因为其艰苦,我们才能体会冠军的来之不易。”
“好,现在,由我来介绍位于我左手边的东力军校代表队,春风大学代表队就交给你了,马科斯,可以吗。”
侯爺,要暖床否? 拾夏
“没问题,请开始你的介绍,让我们认识一下这些军中娇子。”
“首先,我要介绍的是东力军校的领队,这是一个陌生的面孔,为什么说他陌生呢,因为几乎是在一年之内,这个年轻人在东力军校声名鹊起。”
“他不但夺得了每年一度的东力军校新生综合格斗大赛的冠军,而且在HUKA的季后赛中,打败了华大的宗师级选手,也就是说,这是一个仅仅20岁不到的宗师级选手。”
“志强,我没有听错吧?20岁的宗师级选手,这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了吧,这应该是神仙级的选手。”
“没错了,我们华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宗师级选手,应该就是他了,如果我记得没错,在他之前,最年轻步入宗师级别的选手,是现任的武林盟主贲随风,他当年步入武林宗师境界的时候,是38岁。”
“武林盟主都用到了38年才步入宗师境界,他整整把年纪提前了18年啊,这会不会是以后的武林盟主呢?”
“这个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请容许我为大家介绍这位年轻有为,八面威风,十分有才的武道宗师……庞小南,这么一位大高手,名字却是如此的平易近人,真是深藏不露。”
“好的,接下来是东力军校的另一位年轻选手,来自道党派的王朗,这位道党派的有些弟子,据说既有可能成为未来道党派的掌门人,从他以往的战绩来看,也是所向披靡,似乎未尝败绩。”
“不知道这位道党派的明日之子是什么武道水平呢?”
“这就是王朗的魅力所在,目前为止,没有人准确的知道王朗的水平,我刚刚说他未尝败绩,是因为他每次遇到高手的时候,都主动弃权。”
“弃权?也就是说不战而降吗,这可不是道党派的作风,或者,这是他保存实力的打法。”
“所以说,这次东力军校派出他参加比赛,很可能是隐藏的一个筹码。”
“他跟庞小南比如何,他们之间有没有胜负呢?”
“这就是他的未解之谜了,因为他唯一一次对阵庞小南的时候,就是去年的新生综合格斗大赛,可是,他在短时间内放弃了与庞小南的战斗,自己走下了擂台。”
“也就是说,他可能是觉得不敌庞小南,放弃了比赛,也可能是不愿和庞小南正面冲突,不管怎么说,王朗的实力未曾暴露,可能正如你所说,他也许比庞小南还要厉害。”
“真实情况如何,让我们今天拭目以待,毕竟,今天是决定东力军校荣辱的重要时刻,王朗再怎么隐藏实力,今天也必须要出手了。”
“接下来,东力军校还有什么厉害的选手吗?”
“这一位,来自东岳派的优秀弟子,李易斯,也是不容小觑的实力干将,据说他在短短的一年内,就从武道初阶,跃升到了武道高阶,虽然我不是武道中人,但是我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是的,我听说,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不能跨越一个阶层,光是一个阶层的三个品级,升级一个品级就要若干年的勤学苦练和大好机缘。”
“李易斯,这一年的突飞猛进,很可能与东岳派的大力栽培有关,毕竟,我们知道东岳派的资源在各大门派中算是非常丰富的,他们在培养优秀人才上往往不遗余力。”
“据我所知,李易斯是东岳派现任掌门的侄子,那么,他是不是也有可能成为东岳派的未来掌门呢?”
“这个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正如王朗一样,我想,只有李易斯足够优秀,他完全可能继承他叔叔的衣钵,而且,我们现在看到了他的突飞猛进。”
“啊,太惊人了,道党派和东岳派的两个未来掌门齐聚东力军校代表队,可谓是代表了华国先进武林门派的未来,希望他们不要让我们失望。”
“好了,东力军校代表队还有另外参赛选手,我们留待以后再做介绍,马科斯,到你了,你给我们介绍一下春风大学的几位优秀选手。”
志强直接把王刚强给跳过了,也许,他觉得王刚强没有什么好介绍的。
“好的,志强,春风大学,我不说大家都知道,是我们华国专门培养武术人才的地方,这次他们派出的选手,也是人才济济,他们的领队,就是大名鼎鼎的文极派长老,宇文良仁。”
“这宇文良仁,成名已久,没想到这次趁在春风大学进修的机会,还跑来参与属于年轻人的HUKA,可见HUKA的魅力之大。”
“你没听过一句话吗,要想保持年轻,就要和年轻人在一起,宇文良仁带队参赛,说明他想永葆青春。”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宇文良仁已经有70岁了吧,如此高龄,还来与年轻人同台竞技,可见他人老心不老啊。”
“虽然宇文良仁位列宗师,不过他年事已高,在与年轻人的对战中,也不是完全没有失败的可能,比如同为宗师的庞小南,就很可能与他一决高下。”
“这两位宗师的真实水平,马上我们就要见识了,这真让人激动,但是不知道第一局比赛,宇文良仁会不会出场呢?据说,春风大学的其他选手组合,都有问鼎冠军的实力。”
“是的,宇文良仁带队,更多的是充当队伍吉祥物的角色,啊哈,我是这么认为的啊,因为春风大学的其他队员,都是很厉害的角色。”
“都有哪些厉害角色呢?”
“比如这一位,天真和尚,这可是一段传奇,他的名声,虽然一般人可能不知道,但是在武林中,绝对是如雷贯耳的存在。”
“天真和尚,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他的咒语没有人能够抵挡,目前,没有听说天真和尚失败过。”
“是的,曾有很多人挑战天真和尚,但是都被他打败,这里面,包括快要步入宗师境界的高手,比如,道党派的王朗的师叔,就曾败在天真和尚的手下。”
“这些年,想要挑战天真和尚的武林人士数不胜数,但是最后都落了一个失败的下场,所以,现在天真和尚的实力究竟如何,我们只能猜测,他已经不输宗师了。”
“决赛的魅力就在于此,如果单论武道水平,那只要摊开来讲就行了,根本不用动手,但是正因为决赛能够准许选手使用各种辅助手段,这就增添了很多未知数。”
“那就让我们期待天真和尚的表现吧。”
“接下来这位,也是给了我们很多期待,他就是善用暗器的蓝湖浩特,这位选手,手法极其巧妙,身上的暗器无数,很多人与他对战吃了暗亏。”
“不知道他今天会使用什么暗器呢?”
“那只有他使出来我们才能知晓了。”
“据说春风大学代表队还有一位女选手,是真的吗?”
“没错了,这位女选手就是号称短发女神的陈潇潇。”
“短发女神,这是谁给她取的暗号?”
“你不看新闻的吗?这是她的粉丝团给她取的代号,据说陈潇潇不但是个功夫高手,还是一个著名的主播,在直播间收获了粉丝无数。”
“那就真的是美貌与力量并存了,难怪她会有这么多的粉丝,作为一个美女选手,应该吸引的目光也是比其他男选手要多的多了。”
“陈潇潇的武功与天真和尚类似,也是通过控制声音来麻痹对手,不过她的手段和天真和尚不太一样,她使用的是乐器。”
“是吗,那我们一定竖起耳朵,来听听她吹奏的天籁之音了。”
“不,你误会了,她吹的是能够让人丧失神志的乐器,到时候我们一定要捂住耳朵,不然可能连话都不会说了。”
“啊,你是说真的吗?”志强装模作样的捂住了耳朵。
就在两个解说员在妙语连珠的一问一答介绍选手的时候,砰的一声锣响,HUKA的半决赛正式开始了。
比赛的主持人站到了擂台上,宣布比赛开始,然后要求每个代表队定出三位参赛选手。
王刚强问庞小南说:“我们派哪些人上场?”
庞小南砸了砸嘴道:“别急,看看对方派谁上场。”
春风大学代表队在擂台的另一端进行商量,这些都被庞小南看在了眼里。
宇文良仁一袭白衣站了起来,和他的队员窃窃私语,很快他们就确定了名单。
蓝湖浩特跑到裁判席,告知了工作人员他们的决定,很快,擂台上方的大屏幕上显示了春风大学代表队的参赛名单。
按先后顺序,蓝湖大学派出的是蓝湖浩特、陈潇潇和天真和尚。
东力军校的队员都看到了屏幕上的字幕,王刚强嘶的一声吸了一口气,因为他看到了天真和尚押后,顿时有些心惊肉跳。
庞小南笑了一下,转过头看向王刚强:“你要不要上台练练?”
王刚强连连摆手道:“别开玩笑了教练,现在不是让我做炮灰的时候,这里面三个人,哪一个我都打不赢啊,我上去不是浪费指标吗?”
“怎么,你对陈潇潇都没有信心?”
庞小南分析了一下,这里面应该是陈潇潇的实力最弱,虽然她的乐器有摄人心魄的能力,那支骨箫也还给了她,不过她吹奏乐器总得有个前奏,趁她还没吹响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她的乐器,王刚强还是有机会获胜的。
不过看王刚强的样子,完全没有信心,这也就不用浪费名额了,首先他的气势就输了,上去就是送死。
“好吧,李易斯、王朗和我先上。”
庞小南放弃了王刚强,走到裁判席和工作人员报告了参赛名单,先后顺序分别是李易斯、王朗、庞小南。
李易斯听说庞小南安排自己第一个上,不禁扶住了额头。
“大哥,你是怎么想的?你觉得我能撑到第几个?”
“我觉得,你怎么也撑得到天真和尚吧?”
庞小南给李易斯布置战术,蓝湖浩特是用暗器的高手,近身格斗能力应该是一般,所以李易斯只要避开蓝湖浩特的暗器,急速近身,就能制服这个选手。
陈潇潇呢,就要速战速决了,务必第一时间夺下她的乐器,不要给她吹奏乐器的机会,尤其是不能让她吹到高潮,否则那音乐的魔力就有些难捱了。
至于陈潇潇的近战能力,庞小南也是见识过的,很一般。
李易斯经过在新布洛斯岛的历练,对付一个弱女子,应该是没问题。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扛天真和尚咯。”
王朗听到庞小南的排兵布阵和战术安排,不禁插了一句嘴。
“我说朗兄啊,你不要跟我说对上天真和尚就弃权,今天正好是你为道党派一雪前耻的时候,你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呢?”
庞小南做起了王朗的思想工作,“我认为你怎么都得试试天真和尚的深浅,实在不行你再举手投降嘛,打都不打就弃权,这会被江湖中人耻笑的。”
“哎,好吧,听你的,谁让你是领队呢。”
王朗虽然叹了一口气,但是语气却很轻松,庞小南很高兴,自己终于还算是有点权威了,连王朗都听从了他的安排。
铜锣一声响,第一局比赛正式开始。
李易斯一袭青衣,这是东岳派的标志色,蓝湖浩特笑道:“李大帅哥,等下还请原谅我的出手有点狠辣,我不会手下留情哦。”
对蓝湖浩特,李易斯并不陌生,蓝门暗器,天下闻名,据说近距离作战,他们的暗器不输手枪。
HUKA规则设定,武器可以用,但是不能打要害,否则以败北论。
李易斯今天特意带了他的兵器,东岳派镇派之宝,青龙日月剑。
只见李易斯右手放在剑把上,紧紧一握,唰的一声抽出了宝剑,那剑身金银相间,在玄天体育馆灯光的照耀下发出冷冽的光芒。
“哇,李易斯的这把宝剑,如果我没看错,这是东岳派镇派之宝,青龙日月剑!志强,你觉得如何?”
“没错了,马科斯,你的眼力不错,这正是东岳派的镇派之宝青龙日月剑,据说剑身由金银和精钢合成,还加入了很多稀有元素,使得剑刃不但锋利无比而且极有韧性,可谓集当今武器铸造技术的大成。”
“是哦,虽说传闻中古代的兵器都很厉害,不过在现代铸造技术的对比下,古代神兵也黯然失色啊,这青龙日月剑出自东岳派的刀具工厂,现在还是东岳派道具的代言产品,今天竟然出现在了李易斯的手里,真是大开眼界啊!”
“好的,比赛正式开始,让我们看看青龙日月剑的威力如何……”
一声锣响,第一局比赛开赛!
蓝湖浩特没有丝毫停顿,右手一扬,三个流星镖就朝李易斯身上飞去。
李易斯急忙宝剑一挥,手腕一抖,左右晃动宝剑,刷出一条金光闪闪的剑影,仿佛青龙一般。
“当当当”,射过来的飞镖被李易斯全部挡开,掉在了擂台上。
“好手法!”蓝湖浩特话音刚落,便朝李易斯的身侧压了过去,然后左手一扬,三只梅花针如闪电般再次飞向李易斯的躯干。
李易斯一直没有放松警惕,他死死的盯住了蓝湖浩特的手部,只要蓝湖浩特的手部有动作,他就握紧剑把,随时准备抵挡他手里的暗器。
蓝湖浩特的第二次攻击同样被李易斯的宝剑击落,但是蓝湖浩特没有停下脚步,他开始围着擂台打转,像一阵旋风包围住了李易斯。
李易斯只得跟着蓝湖浩特的身形转动身体,随时提防蓝湖浩特的偷袭。
在两次攻击被李易斯破掉之后,蓝湖浩特开始变的谨慎,没有再射出一支暗器,他在寻找机会,而且,他还要防备李易斯的反击。
李易斯同样在等待机会,虽然蓝湖浩特没有持续放出暗器,但是,他还是不敢大意上前,离蓝湖浩特越近,自己的破绽也会越多。
“好啊,我们看到蓝湖浩特已经投出了两波暗器,但是都被李易斯给挡开了,不愧是东岳派的大弟子,这种反应速度实在是匪夷所思。”
“是的,蓝湖浩特的暗器速度很快,恕我直言,我连他们的影子都没看清楚,不过却被李易斯轻松的击落,这需要极快的反应速度,志强,你那么好的视力,你看清楚了吗?”
两个主持人,志强是眼光明亮,而马科斯却戴着厚厚的眼镜,所以马克思认为志强的视力应该比他看的更清楚。
“很遗憾啊,马科斯,我也看不清楚蓝湖浩特的出招,他这招在电光火石间就完成了发射,我都不知道李易斯是如何捕捉暗器的踪迹的。”
“也许这是武道高手的本能吧,正是所谓的身未动心已远,好,现在两人处于互相观望的态度,蓝湖浩特正在围着擂台快速的转动,他是想把李易斯晃晕吗?”
“如果李易斯是靠视力来捕捉暗器的踪迹,蓝湖浩特这一招确实是能起到效果的,因为他的转圈,李易斯不得不跟着转动身体来观察他的动作,持续下去,李易斯也许会头晕眼花。”
“不过,我相信,李易斯应该是利用感觉来感知暗器的发射,就像你刚才说的,你那么好的视力都看不清蓝湖浩特的发招,李易斯视力再好,也不可能光凭眼力就能抵挡蓝湖浩特的暗器袭击。”
“是的,蓝门暗器,弹无虚发,这要是一般的选手,早就身中数镖了,李易斯的实力确实恐怖,尤其是他手中那把青龙日月剑,在暗器的接连碰撞下,似乎没有一点刮痕……导播,给个青龙日月剑的特写。”
“啊,确实,挡掉了好几个暗器,这把青龙日月剑的剑身丝毫没有受到刮擦一样,真的是精工产品啊。”
“好一个李易斯,在参赛的同时,还不忘给自家的宝剑代言……”
蓝湖浩特在接连转了好几个圈之后,突然,他注意到李易斯的脚步在转动的时候有一个小小的踉跄,于是他毫不迟疑的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