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朝天
小說推薦一劍朝天
那阵风的确没明白吕安的话是什么意思,在它看来思考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想要解决问题,那就直接把问题解决了就可以了。
所谓的思考纯粹就是浪费时间,它从来不会做这种事情,所以他不明白这种名为思考的行为是何种行为?不过它依然停下了推搡的行为。
吕安往后退了几步,直接来到了压力之外的地方,双手抱胸盯着那片暗黄色的光。
那阵风同样也跟着吕安退到了光的外面。
一人一风就这么对视了起来。
吕安依然还在考虑那个问题,取与不取,这两个不同的选择带来的后果必然是巨大的,甚至可以说是无比的巨大。
曙夜 二兵科林
一旦吕安做了一个莽撞的决定,那么会对五地上面的生灵造成如何的影响,吕安根本就控制不住,他可不想无端背负如此重的罪业。
不过五行之精的诱惑又让他无比的向往,这种感觉还真是有点忍不住。
“唉!”
吕安只能发出了一声如此叹息,这个决定实在是有点难以抉择。
再又犹豫了许久之后,吕安直接转身看向了另外一遍,记下了这个地方,便是准备离开。
重生之寶瞳
穿越成了小和尚 丈耳
这一走,直接让那阵风不开心了起来,直接将吕安包围了起来,一副不让他离开的情况。
看着周身的那阵风,吕安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表情,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扛著反派闖末世 蕭依依
“你这是想让我进去吗?因为你很讨厌这个东西?”吕安笑着说道。
你好,中校先
那阵风直接变成了轻柔的风,算是认同了这番话。
吕安只能继续笑了笑,算是用一种苦口婆心的方式将其中的利害关系一一述说了一遍。
宿世仇人:冷情王爺倒追醫妃
可惜的是,那阵风在听完之后丝毫没有理解吕安的担忧,仍是异常坚定的想要将吕安推进那片光中。
吕安轻轻一抚,从风的束缚中脱离了开来,两者莫名对立了起来。
那阵风逐渐变得狂暴了起来,情绪的变化在这一刻直接变得异常的明显。
吕安的表情也是逐渐认真了起来,这是他如今既定的想法,他不想因为他自己的想法,而让那些普通人遭受到无畏的死伤。
这是他不希望发生的事情,但是现在面前这阵风好像并不是这么想的,它迫切的想让面前这个人将这阵光给收服了。
两者想法不同,自然便是碰撞了起来。
“我打算放弃了,我自己不想的话,即便是你好像也不能强迫我去收服吧?想要收服这东西可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只要我心里有一丝的不平静,想法有一丝的不坚定,那么必然会失败,我现在心不定,我想你应该也感觉出来了吧?所以即便你强迫我进去,到头来,我必然也会失败,这是一个肯定的事情。”吕安再一次解释了一句。
可惜,那阵风依然听不进去,再次变得狂暴了起来,想要强行将吕安推进去。
不过,这一次吕安已经有了准备,身体便是爆发出了一阵剑风,直接将那阵风挡在了外面,根本就无法近到吕安的身边。
吕安颇为无奈的看着它,再次劝了一句,“算了吧,如今的你什么都没有,只是一阵风,一缕灵识而已,根本就无法对我造成什么伤害,所以你还是放弃吧!”
那阵风一听到这话,再一次变得狂暴了起来,随后周围的那些黑烟仿佛是寻到了猎物了一样,齐刷刷的将视线放在了吕安的身上,之前从未出现过的敌意,这一刻突然展露了出来。
吕安仍是表现的异常淡定,如今肩头的伤已经好了大半,体力也是恢复了不少,伤势自然好了不少。
所以此时的他也是丝毫不惧,甚至可以说极为的坦然,毕竟已经见识过那些黑烟的攻势,光是剑气就可以对付了。
在黑烟动的那一刻,吕安周身直接冒出了数不清的万千剑气,这些剑气直接照亮了周围。
最強典當專家
剑气和黑烟交融在了一起,无形的黑烟和剑气瞬间相互抵消了起来。
那些黑烟就这么被剑气全部斩成了粉碎,变成了一丝丝的颗粒。
吕安观察着四周,黑烟很多,多的几乎都数不清,一茬又一茬,根本就来不及斩灭。
不过那阵风仍是异常的愤怒,一次又一次的想要冲撞进剑阵,可惜每次都被吕安强行阻隔在了外面。
从现状来看,那阵风以及那些黑烟根本无法奈何吕安,但是吕安却能应对的很轻松,还有点游刃有余。
吕安没有继续争斗下去的欲望,直接开始往后退,不想再和这些东西纠缠下去。
刚刚往后退了一步,吕安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因为面前的一切突然停滞了下来,整个空间瞬间陷入了一种极为古怪的状态下。
他的剑气一柄又一柄的停滞在了空中,和他失去了联系。
另外那阵风和那些黑烟同样也是如此,一下子突然停滞了,就连那些烟丝都是清晰可见。
如此诡异的一幕瞬间让吕安头皮发麻,虽然他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但是能将整个空间都停滞的人,那他的实力会有多强?这是吕安绝对无法为之抗衡的存在,一想起这里躺着的那些伟岸尸体,吕安瞬间便是浑身发毛,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下一刻,一个颇为熟悉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个人影让他的心稍微放下了不少。
起码这不是那些身怀魔物的霸主,这让吕安稍稍心静了下来。
老人用无神的目光望了一眼吕安,随即便是淡淡的说道:“你打算放弃这个摆在你面前的机会?”
吕安顿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倒是对于老人突然出现在这里变现异常的好奇,“老人家,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又是如何进来的?难不成连这种地方你也能做到想来就能进吗?”
老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直接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打算放弃这个机会了吗?如果你现在放弃,那么你这辈子可能都无法再来这里了!”
“为什么?我来的时候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护,进来的很轻松,这个地方就像是荒废了一样,下一次我向来,应该还是能来。”吕安反问道。
老人没再多解释什么,依然谈定的问道:“所以你打算放弃了?”
吕安眉头一皱,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便将他心中的担忧全部述说了出来。
老人听完,点了点头,颇为认同的赞同了吕安的这番话。
“说的有道理,但是这些道理并不实用,你担心的那些人都只是蝼蚁而已,想要成为那颗参天巨树,为更多的蝼蚁遮风挡雨,那你就必须选择让一部分蝼蚁成为牺牲的代价,想要保全一切,这不可能!”老人最后劝了一句。
趙氏為王
吕安仍是坚定的摇了摇头,“这么看来,老人家你应该已经知道我吸收土精之后的后果了,我办不到!”
“唉!”
漫威之我能控制金屬
老人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随后张开了手,将吕安禁锢在了手中,“有些事情由不得你举棋不定,既然你自己不愿,那我来帮帮你吧…”
这话刚一说完,吕安直接失去身体的控制里,眼睛瞬间瞪大到了极致,一种有点恐惧的想法突然从他心中冒了出来。
下一刻,他便进入了那片暗黄色的区域,看到了那颗闪耀黄光的土精,一条透明的黄色土龙正在四周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