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名廚
小說推薦大國名廚
乔智和胡展骄开车在路边找了个大排档,随便点了几个炒菜,喝起了啤酒。
胡展骄的失恋,比女人的大姨妈还要恐怖,时不时地就会来,而且还不稳定,一时量大,一时量小。
兄弟想要疯,乔智只能舍命陪君子。
“老乔,你说我是不是得了精神病,已经跟高杨分手了,还整天盯着她,生怕她被别人骗。”
“你这个心态就像是刚断奶的婴儿,一时之间难以自控,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胡展骄用力叹气,“主要是高杨有过被人骗的经历,我怕她会重蹈覆辙。”
乔智笑道:“你伤高杨,比别人上她重多了。”
胡展骄沉默不语,许久才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伤他,别人都不行。”
乔智用酒杯碰了一下胡展骄手中的酒杯,“兄弟,该放下的时候,要干脆一点,你不是最讨厌磨磨唧唧的人吗?”
胡展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我的确特讨厌现在的自己……”
眼见胡展骄不行了,乔智也头昏沉沉的。乔智给郭飞打了个电话,郭飞抵达大排档的时候,两人喝了一箱多,胡展骄的酒量不错,但如今故意买醉,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乔智说话也有点打结,郭飞心中暗叹,乔智也就跟胡展骄在一起到时候,才会露出最真实的一面吧。
有时候羡慕乔智和胡展骄的友情,男人之间有一个生死之交,那是很难得的。
尽管都是室友,但乔智对胡展骄和对待自己,会有明显的区别。
乔智的内敛睿智,胡展骄豪放勇猛,两个人性格互补。
郭飞从未嫉妒过胡展骄,两人有如此深厚的感情,除了性格投契之外,还得共同经历很多事情。
郭飞从胡展骄的包里翻钥匙,翻出了一张大头贴,乔智晕呼呼地捡起来,道:“原本以为你是咱班最痴情的男生,结果骄哥跟你不分伯仲。”
冷情皇妃 碧波映月
郭飞自嘲地笑了笑,“你这种被爱情蜜糖腻死的人,是永远不知道我们这些单身狗的痛苦。”
“骄哥,交给你了。”乔智道。
“嗯,放心吧,我保证将你送到位。”郭飞承诺道。
郭飞的力气挺大,将胡展骄抗在肩膀上,乔智跟在他们的身后打了两个酒嗝,准备让大排档的老板给自己喊代价。
邪王溺愛:極品毒妃寵上癮
郭飞惊讶地喊了一声“沈冰,你怎么来了?”
乔智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俏丽女子身上,有一段时间没见,沈冰给人多了一种成熟稳重的御女风范,恐怕与她刚被提拔有关。
妆容比起之前多了些强硬的色彩,不过眸光中依然是温婉,嘴唇是浅浅的粉色。
“刚才高杨给我打电话,说乔智和展骄喝多了,怕他们会出事,所以让我来看看。”
沈冰看上去急匆匆而来,此刻有些如释重负。
她担心乔智和胡展骄会出事。
人便是如此,关心则乱。
有一段时间没见乔智,都是从网络上得到他的消息。
现实中的乔智,可没有网络视频中那么光鲜亮丽,但凡是醉鬼,在清醒的人眼中都有些狼狈,乔智也不例外。
嘴角带着一抹笑容,眼神有些迷离,这样的乔智,并不多见。
沈冰暗叹了口气,自己明明讨厌醉鬼,但眼前的男人让自己一点也讨厌不起来,相反,想要好好地照顾他。
郭飞叹了口气,望着肩膀上的“挂件”胡,“唉,喝得再多,也不要打扰前任,这是江湖规矩,你这家伙还真是不讲究。骄哥,我就带走了。还有一辆车,老乔原本准备喊代驾,麻烦你帮忙开回去吧。”
乔智虽然喝了不少,但理智还是清晰的,笑道:“沈冰虽然有驾照,但她没法上路,还是喊代驾吧。”
胡展骄这时有了反应,突然冲到了街边,抱着一颗大树呕吐一阵,郭飞赶紧走过去,拍着胡展骄的肩膀,对乔智和沈冰说:“唉,你们赶紧找个代驾先走吧,我陪着骄哥暂时醒醒酒,不然以他现在的状态,保证要将车吐脏了。”
老板喊来了熟悉的代驾,乔智和沈冰坐在路虎的后排,代驾第一眼看到沈冰,就惊为天人,暗忖这年头开豪车的,身边总不缺少美女环绕。
这女人未免也太好看了一点,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都能用无可挑剔来形容,关键是女人的气质也好,有仙气,却又没有距离感。
“最近在忙什么,感觉跟消失了一样。”
乔智觉得气氛有点尴尬,主动打开话匣。
“工作啊!难不成还谈恋爱了?”沈冰故意笑着说道。
“谈恋爱?没错,你也不小了,身边从不缺少追求者,是应该考虑个人问题了。”乔智愣了一下。
代驾坐在驾驶座上,皱了皱眉,意识到自己刚才对两人的关系分析错误了。
原本以为两人是情侣,现在看来可能是朋友。
沈冰轻轻地叹了口气,“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哪有那么简单,我现在身上背负着贷款,还是赶紧将欠债全部还清再考虑个人问题。对了,差点忘了,你还是我的债主呢。”
乔智开玩笑道:“要不再跟你的债主多借一点,反正已经欠了不少。”
沈冰摇头,“不能再借了,到时候把自己卖了也还不起。”
乔智哑然失笑,“别低估你的含金量,以你的条件,至少能值琼金两套房,还是大套。”
沈冰忍俊不已,“你还真够坏的,还真打算要将我给卖了啊?”
代驾听着乔智和沈冰的对话,嘴角也翘起了弧度。
惡魔首席契約妻
这对男女的聊天内容很轻松,不知为何能嗅到一股甜甜的气息。
感情不错,能看得起玩笑,彼此又互相敬重,在内心深处将对方视作很重要的人。
玩笑开得又是很文明,小心翼翼的,不会亵渎、伤害对方。
極品財俊 付麒麟
“对了,骄哥对高杨真的没放下吗?”沈冰突然问道。
今天胡展骄为何喝多,沈冰当然知晓。
“那么久的感情,如何能轻易割舍?”乔智轻叹道,“你有没有问高杨,两人有没有复合的可能?”
胡展骄放不下高杨,高杨岂能能那么无情。
沈冰沉默数秒,很认真道:“女人和男人不一样。男人对任何一段感情都可能藕断丝连,女人想要守住一段感情,一开始可能会表现得很卑微,但她一旦选择放弃,往往是义无反顾的。”
乔智叹了口气,“你的意思是,高杨心意已决?”
沈冰颔首,“至少我目前看不出她有松动的可能。对了,高杨身边好像现在有一个追求者,家里的条件不错,是个富二代。”
乔智摇头苦笑,“你得提醒高杨注意了。”
“嗯?有情况?”
沈冰困惑地望着乔智。
乔智知道自己好像说漏了嘴,借着酒意,他没有多想,继续说道:“骄哥一直关注着高杨,因此她身边多了不少狗,多了不少个……追求者,骄哥第一时间都是知道的。高杨现在相处的这个男人,是她目前追求者当中最烂的一个。”
“嗯?我看过他的照片,挺不错啊!至少我觉得比展骄还阳光一些。”沈冰对胡展骄调查高杨的隐私有些不高兴。
“知人知面不知心!那个家伙是不是开了一辆帕拉梅拉?”乔智问道。
“是啊!高杨跟我提过。”沈冰点头道。
“骄哥调查过那辆车的车主,车主是一个二手车商……”
沈冰诧异地望着乔智。
乔智不再说话,目光飘向窗外。
有些话点到为止,要让对方去悟,这样才显得高深莫测。
最強棄少 鵝是老五
前面的代驾忍不住插言:“不会是遇到了传说中的男名媛吧?”
“男名媛?”沈冰涉世未深。
代驾饶有兴致地解释,“专门靠租车泡妞,看上了某个女孩,直接带到二手车市场选车,说送她一辆车,还不是一般的车,专门挑那种价值在五十万左右的二手豪车,支付个定金,女孩觉得男子出手阔绰,一般当天就被拿下了。如果拿不下,那也没关系,反正和在二手车商有过多次合作,对二手车商而言,没有任何损失,这男的会以把定金当作租金。”
沈冰目瞪口呆,难以置信,“有这么坏的人吗?”
乔智微微颔首,“高杨的运气很差,恰好被她遇上了。骄哥是做什么的,你应该很清楚,他想要调查一个人,是很简单的事情。”
以高杨的眼光,如今一般的男人肯定她是瞧不上的。能被她入眼的,一种是真的事业有成或者家里有矿,还有一种就是代驾口中的“男名媛”了。
沈冰皱眉道:“我该提醒高杨吗?”
乔智想了想,“不用你提醒,以骄哥的脾气,估计会亲自出手。”
沈冰:“……”
过了很久,沈冰问道:“如果有一天我身边出现了这样的男人,你和骄哥也会查得这么仔细吗?”
乔智没有丝毫犹豫,肯定地说道:“那是必须的,怎么能让你被渣男骗呢?”
沈冰笑了笑,没再说话,有乔智的这句话,就足够了。
她今晚专门去找他们,不算自作多情。
仙俠幹坤
抵达小区,沈冰没让乔智下车,朝乔智挥了挥手,转身就进入单元楼。
乔智跟代驾说了一下自己的住处。
代驾发动车子,暗叹了口气。
她该是多少男孩的青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