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蛟龍決笔趣-第一百九十一章上賊船滿載而歸分享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陆蕴儿心中暗恼,起身从旁边拿过一根短木棒,对着骆兴波的双腿一通乱敲。
那双腿已经结冰,敲击时,就如同敲打在木棍上,只听见“噗噗”的声音,骆兴波却已经毫无知觉。
陆蕴儿一边敲,一边皱眉道:“哎呀,老泥鳅啊!你这下半身都已经冻死了!如果再不处理,恐怕寒气上涌归心,你呀,命可就不保了!本姑娘虽然生你的气,可是必定救人救到底嘛!我怎么忍心眼睁睁看你冻死啊?是吧?”
这是何庆已经进来,听蕴儿说话,他便明白了她的意思,连忙笑着接话
“是呀!你看蕴儿姑娘多善良啊!对你这个老东西还那么好!既然姑娘要救他,依我看必须赶紧给他把寒气去除,才能防止寒气归心呢!”
陆蕴儿道:“我也是这样想的!何庆你赶紧准备工具,我们来帮他阻止寒气!”
何庆答应一声,笑呵呵又跑出去。
骆兴波以为他们又去给自己弄火盆去了,心中稍稍放心,谁知不大功夫,何庆手里提着一把铁锯又兴冲冲回来。
陆蕴儿点点头,继续拿着木棒在骆兴波腿上,从下往上敲打,嘴里还自言自语
“这里不行,寒气还在上面,这里也不行,上面还是有寒气!这里……”
一只敲打到骆兴波的大腿根处,才停下,指着冲何庆道:“就是这里啦!赶紧拿锯子拉开,晚了寒气就上来了!”
何庆答应一声,过来,把铁锯对着骆兴波的大腿根就要拉。
骆兴波吓得魂飞魄散,也顾不得寒冷,又是连滚带爬地挣扎,何庆拿着锯子作势,骆兴波扭动得想鱼钩上的蚯蚓一般,只是不让。
何庆只好起身,故意眼巴巴看着陆蕴儿。
蕴儿趁机蹲下身,瞅着骆兴波笑道:“老泥鳅啊!我们为了救你啊!你要配合一下呀!对吧?嘿嘿,我们的锯子很快的,几下子就锯掉了,而且你的腿都冻木了,也不会太疼的!你忍一下就好了!”
说罢,又示意何庆开锯。
骆兴波吓得一把抓住陆蕴儿的小腿不松,老泪纵横道:“蕴儿姑娘啊!你大人大量,不要让他锯我的腿呀!我不能没有腿呀!我虽然得罪了姑娘,可是看在我是肃羽的师叔祖份上,你就饶了我吧!呜呜”
说罢,竟然老泪纵横。
陆蕴儿看得好笑,却强忍着,又故意柔声道:“你是肃羽的师叔祖啊?你那样害他,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呢!嘿嘿,锯掉你的双腿,我也是为你好呢!你若不肯锯腿,万一寒气攻心,你不怕吗?”
骆兴波急忙道:“不怕!不怕!”
陆蕴儿挺身站起,狠狠将他两只脏手踢开,怒道:“你不怕,我却怕!若今日放你有腿有脚的走了,恐怕以后就要时时提防你算计了!”
骆兴波忙哭求道:“不会,蕴儿姑娘,你就是我救命的菩萨!我骆兴波对天发誓,以后再也不敢为难你们了!”
何庆故意道:“姑娘,你别信他,他是有名的老泥鳅,狡猾得很呢!我看还是把他的双腿锯了稳妥!”
说罢,又要来锯,吓得骆兴波鬼哭狼嚎,再也没有了昔日的气焰。
陆蕴儿故意显出为难之色,叹口气道:“既然他说了,看在羽哥哥面上,我们就权且信他一次!你这就弄一条船,送他走吧!”
何庆答应一声,用力扯起骆兴波,把他一直拖出底仓,来到船尾,何庆架起他上了绞车,很快放到大船下,登上了一只小船。
骆兴波这才放心,他蜷缩在船底,海风微凉,他更是止不住又抖若筛糠。
他本以为陆蕴儿让何庆送自己上岸。
谁知,何庆把他扔在小船上,解开拴在小船上的绳索后,自己纵身上了缆车。
骆兴波大惊,坚持着爬起身,颤抖着叫道:“你怎么走了?我受了重伤,下身不能动,你让我一个人在船上,可怎么走啊?你好歹送我上岸呀?”
何庆站在缓缓上升的缆车上,撇嘴道:“你个老东西,想得倒美!还让我送你,你等着,等我上了大船,我再送你一块大石头!哼!”
等何庆重新登上大船,陆蕴儿遥看下面,只见那只小船上,骆兴波正伸出一只手在那里开始划水,小船开始慢慢往远处飘去。
何庆问道:“这个老东西都冻成那样了,一个人能活着上岸吗?”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蛟龍決 txt-第一百九十一章上賊船滿載而歸推薦
陆蕴儿淡然道:“我只是想教训他一下,好让他以后对我们有所忌讳!他可是浑江泥龙,这种事情是难不住他的!”
说罢,又回头望着何庆笑道:“别管他了!眼皮底下还有一笔白给的财富等着我们呢!我现在去往扶摇宫送百花香露,你与何礼再带上几条船和十几个姑娘,跟我一起去吧!”
何庆听说有财富白送,心里顿时乐开了花,赶紧急匆匆喊人,准备船。
陆蕴儿带领着众人乘舟又赶回扶摇宫。
肃羽与岛上的女子们正清扫着,忽见暗夜之下,有几只小船急驶而来。
那些女子以为是强敌又至,急忙起身提剑往岸边迎去。
小船迫近,肃羽才看见原来是陆蕴儿带着自家的船只而来。
他虽然不明就里,也赶紧到女子们前面一一解释,以免误会。
那些船只临近,却并不再靠岸,而是调转船头奔骆兴波的大船去了。
众女子不知是何意,等陆蕴儿独自架着小船晃荡荡靠岸,然后,怀里抱着一个大罐子笑盈盈的下船。
其中一个女子挺剑指着她,厉声道:“让你去取百花香露,你为什么又带人来?你倒地想干什么?”
陆蕴儿转手把罐子递给旁边的一个女子,一笑
“姐姐们不必紧张,我去取百花香露不假,带他们来也不登岛,只是知道你们宫主嫌弃骆兴波的大船要烧掉,我就带了他们来,先把船上有用的东西拾到,拾到!
各位姐姐都是仙子,一定是看不上的,不过这些俗尘之物,我们还是用得到!都烧了挺可惜的!姐姐们还是成全我们这些俗人吧!嘿嘿”
那些女子才明白,个个冲着她轻蔑地一撇,便弄了百花香露的罐子去打扫了,不多会儿,一阵阵悠然的花香便覆盖了这一片滩涂。
忙活了很久,整个滩涂已经完全恢复了原貌,到处花香四溢。
而骆兴波的大小船只上有用之物,也被何庆何礼带着众人搬空,扶摇宫的众女子,吩咐肃羽与陆蕴儿把那些船只锚索都打开,又把大船船底凿穿,大船顺风漂流了一段,便渐渐沉入水底。
而那些小船一只只无依无傍,恰如一只只许愿的纸船,四散飘零,渐渐没了踪影。
扶摇宫的女子们,见一切都已经办妥,才逼着肃羽与陆蕴儿即刻离开扶摇宫。
肃羽一心想请扶摇宫宫主出岛相助,哪里愿意无功而返,因此,反复请求众女子,让自己去再见宫主。
众女子被他啰嗦地烦了,最后一个个横眉立目,竟然拔出剑来。
陆蕴儿赶忙嬉笑着答应,拉着肃羽一起登上小船,往远处驶去。
众女子直到他们完全消失在水波轻起的大海深处,才转身进入石壁之后。
此时,跟随陆蕴儿来运东西的众人,已经返航,满载而归。
在海雾渐起的水面上陆蕴儿轻轻划着小船,她看肃羽坐在船头,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不由得笑出声来。
肃羽正望着暗波涌动的海面发愁,听蕴儿笑,才抬头看着她
“蕴儿,我们来请扶摇宫宫主,难道费了那么多心思,就这样回去吗?”
蕴儿脸上露着笑容,也不答言右手用力搬桨,那小船在水面上打了一个旋,划出一道水光粼粼的圆弧。
肃羽有些惊异道:“蕴儿,你怎么掉头了?难道……”
陆蕴儿这才眼波微荡,笑道:“当然了!不回去,难道真就这样走了不成!嘿嘿”
肃羽叹口气道:“可是我觉得扶摇宫宫主对罗刹岛的事情毫不关心,就是我们回去见到她,她不愿去救,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
而且,她严令我们离开,我们又半道返回,被她发现,她会不会恼怒我们呢?我看,要不你先回大船等候,我自己偷偷回扶摇宫去求求她!”
陆蕴儿摇摇头笑道:“扶摇宫宫主是一个自视极高,而又有洁癖的人,她是不会轻易让男子登上她的扶摇宫,然后可以平安离开的!你看她诛杀骆兴波的众手下的毒辣手段就可以知道!可是她对你自始至终却丝毫没有杀机,你不觉得奇怪吗?”
肃羽道:“她大概是因为我是罗刹岛派来的,所以才放过我们吧?”
陆蕴儿又摇头道:“不是的!她既然对罗刹岛的生死存亡毫不关心,她又怎么会在意你是谁派来的呢?
更何况我们引来了骆兴波,给她们找了许多麻烦!
我刚见她的时候,就觉察到她似乎对你很欣赏呢!所以我故意在她面前流露出与你亲热无间的样子,她果然就不高兴了!
我是女子,她的小心思瞒不过我的!嘿嘿,我想这才是她不伤害我们的原因!
所以,既然这样,我们二次登岛去见她,她也不会怎么样我们的!
但是,我一定要和你同去,否则,你呀,可能被她缠住,就回不来了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