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叶长青直接气糊涂了
老子今天被小弟卖了,还卖的够特么彻底!
不仅卖了,而且还是先扣上屎盆子再卖的!
还要生生吃下这哑巴亏,一路的亏下去,亏到底!
当老大当到我这地步,也是没谁了!
但这时候就是不能反驳也不能教训,要不然岂不是让人家秦方阳老师看了更多笑话?
機甲契約奴隸 猶大的煙
最难出口的一番话既然已经出口,之后的文行天愈发的驾轻就熟,信口拈来。
“秦老师您看这个方案如何,我提议……”
文行天将叶长青的功劳,完全半不客气的套在自己身上,至于老大是什么……老大不就是用来背锅的么?
你以为老大那么好当呢?不给兄弟们背锅,不替兄弟们抗事,兄弟们凭什么认你做大哥?
这道理,走遍天下也是这么说的!
这么一想,文行天蓦然间倍觉自己理直气壮起来。
“……我们想着吧,将这批物资全部以市场价的十分之一对学生开放。因此所获的财富,我们肯定不留一分,全部给小多。并且就此事在学校专门宣传,这乃是左小多,在星芒群山试炼,意外发现的宝贝……因为大公无私,高尚纯洁,所以决定便宜处理,只为了为大家提升修为……”
法破幹坤
“另一面,也尝试打造一个学生领袖出来。”文行天这句话让秦方阳眼前一亮。
人皇天子 熊二先生
“之所以设定十分之一的价格,主因非是敛财,而是……任何东西一旦不劳而获,便再难得彰显其珍贵。所以,有意向的学生,必须可以要用相应的财富来换取,也可以用学分来换取……”
“而学分,学校也会折合成为相应的财富资源乃至金钱,发还给左小多同学。”
文行天一口气说出来:“其他的,一切,左小多同学不方便ꓹ 或者没有渠道处理的东西,我们潜龙高武统一包办ꓹ 总之一定不会让左同学吃亏。”
“至于一些高阶的,学校筹划,召开一场拍卖会……然后价高者得……”
“其他的ꓹ 但凡有什么意外的东西,全都按照这个方案执行……”
“这个方案是我提出的ꓹ 叶校长被我说服,现在我们都已经达成了共识……”
文行天侃侃而谈ꓹ 言之凿凿。
尤其那一句‘叶校长已经被我说服’之语ꓹ 端的是让人浮想联翩。
叶长青当场就被一颗肉丸子噎在了喉咙里。
原本还打算化悲愤为食量的叶长青再度瞪着眼睛死盯着文行天。
你这说的,貌似我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
请问你的脏水泼完了没有?
文行天歉意的表示,已经泼完了。
校长您想说啥,现在可以尽情的说了。
只要您能够有本事将脏水泼回来,我绝壁的没意见。
叶长青表示心很累。
你都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我已经被实打实的钉上了耻辱柱,我还能怎么将脏水泼回去?
不知道覆水难收ꓹ 只有越泼越脏的份吗?
文行天,我记住你了ꓹ 你也千万记住今天的事ꓹ 日后有有的没的ꓹ 别怨怪事出无因就好!
文行天道:“除此之外ꓹ 我们潜龙高武,会额外再奖励左小多同学百万学分。秦老师ꓹ 您看怎样?”
叶长青瞪圆了眼睛。
百万学分?
这个咱们之前可没过说啊ꓹ 这可不是个小数目ꓹ 不对,这是一个超大数目了!
但是出乎叶长青预料的是ꓹ 秦方阳居然摇头了:“学分奖励什么的就算了。这小子不会缺学分;相反,若是有可能的话,还是最大限度的克扣他的学分,要不然,他能躺在床上当咸鱼了,必须要给他相当的动力。”
左小多一脸委屈:秦老师啊,我可就在这听着呢?再说了,我是那种人么?
秦方阳可是太了解他的恶劣脾性了,对他的一脸委屈视而不见。道:“让他自己练功,他确实是比较努力的;但那是因为他怕死。而一让他出去做任务,就得拿鞭子抽出去……这家伙的性格真的很有些奇葩。”
文行天忍住笑:“怎么个奇葩法?能具体说说,给大家分享一下吗?”
“懒,怕死,贪财,吝啬,这么说吧,也就是他家世不行,这小子要是有个高官爸爸,我估计他能躺床上咸鱼至死……”
“最最最关键的是,这货还撒谎不眨眼,编理由随口就来,擅长演戏声情并茂,只要是不想干的事,借口海海的,他要是不入道修行,当个演员的话,没准还是个影帝什么的,前提是他不那么的懒……”
左小多大声叫起来:“停!停!秦老师,秦老师您就不要再往下说了,人家还是要面子的……”
众人再度笑成一团。
不过真的是要刮目相看了。
因为,在大家看来,左小多练功刻苦,训练认真,平常切磋战斗,也是机变百出;这样的人,应该不怎么怕死不怎么怕危险才合乎情理吧?
但却忽略了,这小子之所以这样用功努力,就是因为怕死怕危险,想要最大限度规避这些……
而规避危险,规避死亡的最好方式,就是以强横的实力,跨越它!
但是呢,无论他基础能有多么雄厚,就想要有多么雄厚;能有多牛逼的积累,恨不得足斤加两,仍旧只会愁着底牌不够,只恨自己钱包不够厚,只感觉这个世界……危险重重!
我辈就应该在家里裹着被子睡觉,将自己练成天下无敌,然后在自己家里裹着被子睡觉,这是最安全的!
需要有成就感的时候,穿着神装顶着满级,去新手村装个逼,不也乐趣无穷么……
“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多派他出去做任务!”
秦方阳咳嗽一声,道:“越是有那种别人完成不了的任务……比如找不到的灵药,找不到的资源等……这小子,没准就能给你弄回来一个惊喜,这种惊喜,已经不止一次两次了……”
左小多凄惨大叫:“秦老师!!!”
秦方阳笑道:“好吧好吧,不说了。再说下去,这小子都要急眼了,我可怕他恨我,真怕啊……”
左小多愈发幽怨起来。
魅惑:嬌妻難寵 水榭汀香
您已经说完了好吧?
再说下去还能说啥?
啥毛病也没有了!
要是真的往下继续,估计除了夸我就没别的词了!
哼!
果然老师都是大猪蹄子,亏我还以为你无条件跟我一伙儿,宠我一辈子……
醫毒雙絕:王爺請深寵 江染
原来是错觉!
名門情鬥:首席的神秘新寵
為民無悔
话说到这里,基本已经是所有事情都商议完毕。
接下来就只剩下开怀畅饮了。
秦方阳却是想起来一件事,举杯向叶长青:“叶校长,说起来,您的慷慨大方,才是让我最为佩服的。”
叶长青茫然:“我?慷慨大方?”
心头盘算一遍,这话是从何说起?
秦方阳笑眯眯的道:“我听小多说了,您将灭空塔那等神物,都借给他使用了。
“借”这个字,秦方阳咬的比较重。
叶长青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他能听明白秦方阳的意思了:人家给你极品星魂玉,为你们学校做那么大贡献,还为你们做了诱饵,九死一生,回来再送你们两头王兽,一个潜龙高武腾飞的机会!……
然后您就给了人家一个没啥大用只能作为空间戒指使用的灭空塔,居然还是借用的……借用的……
叶长青感觉自己的脸被打的啪啪响,一时间有些无地自容。
脸红脖子粗的说道:“说什么借?一个小玩意儿,我早送给小多玩了。是吧小多?”
徐徐 月霜沙
说着看着左小多,眼神中有恳求。
别说借的事儿了,我给你了!给你的!
左小多心灵神会,道:“那是叶校长给我的。”
秦方阳道:“哦哦……所以说叶校长大方嘛。”
叶长青干笑一声。
秦方阳转头教训左小多道:“灭空塔可是好东西,既然叶校长给了你,那你就赶紧的处理一下,找个高手,为你做个神念认主才行!否则现在谁都能进去的状态……怎么能让人放心?”
上流 粉色老妖
左小多乖乖头:“是,是,我想办法。”
秦方阳道:“这才对嘛!这事儿要抓紧时间办理。务必要设置好;你这孩子,就是不让人省心。”
左小多低头挨训,乖乖称是。
文行天翻着白眼看天。恩,叶老大这尊灭空塔,从即日起,没了!
秦方阳自从知道灭空塔,更在灭空塔里面修炼出来后,立即很敏锐的感觉到了其中时间的差别。
所以,他干脆趁这个机会,厚起脸皮充当二愣子,帮左小多要了过来。
若是让左小多自己开口要,一来不好意思张口,二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既然如此,这个恶人我来做,直接敲实了再说!
甚至,在秦方阳看来,这件刚刚知道的事情,才是自己这次前来办的,最最最重要的第一大事!
趁着秘密别人都不知道,直接全部掐灭!
叶长青当然不是坏人。
但秦方阳却是铁了心的要帮左小多拿到手!
刚才若是叶长青装糊涂,就是借给左小多的,秦方阳会主动的换个方法直接讨要:左小多帮了潜龙高武这么多,就一个塔,说什么借?给了他又有何妨?
那样叶长青会更尴尬,但是秦方阳不管。
如今这么顺利到手,秦方阳也是彻彻底底的松一口气!
恩,无耻也是我秦方阳无耻,与左小多无关。
这时,左小多愣了一下,貌似是想起来一件事,转头道:“刘副校长,您的伤恢复的最关键的三味药是定阳花,幽魂藤还有淬魂朱果吧?”